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11月6日【周四】  

2014-11-06 22:56:15|  分类: 班级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饭后,这是一天里比较空闲的时间。对于学生而言,从午饭后到12点30分,这段时间大概是最幸福的时光了,可以到校园里到处逛逛,到操场上散散步,放松一下身心。不过,对于老师而言,这段时间也是处理作业问题的“黄金时间”。那些作业没交或少做需要补做的,或者作业不合格需要重做的,一般都是利用这段时间。今天中午,我就是这样。杨乐天的默写作业,别字很多,而且也没有及时去订正,我先后叫人找了他好几次,总算把他找到了,于是就在办公室外走廊上的长椅上订正。旁边还有一个王栋成,他的默写作业没有交,这会儿正在补做。其实默写作业没有交得还有来泽棋,不过他跑过来对我说,自己还没有背熟练,我也只好让他先回教室里去背了。此外还有周旭泽、潘云林等,作业问题较多。但是让人找了好几回,只找到了正在教室里的潘云林,周旭泽自始至终就没有找到。(校园这么大,如果他不回教室,是很难找的。)我便和杨、王、潘三人坐在长椅上,督促着他们的作业。因为是下课,周围很吵闹,过往的学生来往不绝,环境是让人心烦的,不过,除此之外,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了,所以也只得忍耐着。

        大约到了十二点二十分的光景,王栋成的作业补好了,潘云林的《课时集训》也只有一两道他确实不会做得题目了,杨乐天的订正也差不多进入尾声了,我估摸着可以收工了,因为午自习很快就要到了,我准备去教室里看看各科作业布置得怎么样了,这是,陈天阳和竺佳宁一道过来了,有点紧张不安地说教室里出了点事。我心里一紧:难道是有人打架发生流血事件了?因为除了这样的突发事件,他们应该也不至于这样的,一般的小问题他们自己完全可以处理的。我说:怎么了?他们说,刚才有几个初二的女生到我们班找许赢月,把许赢月骂哭了。这个倒是挺稀奇的,初二的女生为什么要骂许赢月呢?在陈天阳和竺佳宁后来的叙述中,我总算理清了其中的来龙去脉。6班有个男生叫蒋昊,是一个脸儿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眼睫毛长长的漂亮男孩。据说昨天在上体育课时,有几个初二的女生专门跑过来看蒋昊,还向蒋昊要他的QQ号。又据说昨天晚上晚自习开始前,有两个初二的女生到6班教室门口看蒋昊的照片(班级合影),她们临走时到5班教室里找许赢月,也是骂她,把许赢月骂哭了。为什么要骂许赢月呢?因为大家都在传许赢月和蒋昊的“绯闻”,说许赢月喜欢蒋昊。(这件事缘何而起,我不得而知。不过,在周旭泽的一篇作文里,曾经描述过陈天阳将许赢月推到蒋昊身上的情景。陈天阳是始作俑者吗?)

        初二年级的学生如此欺侮人,这是无法容忍的。何况许赢月是个多么正气、上进的孩子,在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情中,我相信许赢月是绝对无辜的,这样的冤枉气不能白白受,得去替她讨个说法。于是我去了6班教室,找到了蒋昊。蒋昊不是一个爱生事的男孩,平日里他的表现很不错。在这件事里,他其实也很无奈。他对我说,他也不认识那些初二的女生,昨天上完体育课初二的女生要他的QQ号,他也没有给。他说方澄昊认识昨天晚上骂许赢月的女生,又说今天到5班来找许赢月的女生是值周班的,既然这样,我便带着许赢月、蒋昊和方澄昊一道去了四楼的初二年级。值周班是7班,班主任是岳老师,和我同属于语文组。她正要午休,我很抱歉地打扰了她,把情况告诉了岳老师。岳老师就带着我们四人到班级里。班里正在午自习,很安静。我们进去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向我们投来了惊奇的目光。然后岳老师说明了我们的来意,让那些找过蒋昊的女生最好自己站出来承认。岳老师话音一落,马上就有四位女生站了起来,我们便一同到了四楼办公室的走廊外。经过询问,这四个女生虽然找过蒋昊(应该就是昨天体育课上找蒋昊的那几个女生),但她们既不是昨天晚上骂许赢月的人,也不是今天到我们教室找许赢月事的人。许赢月自己也说不是她们。那也许是8班的,但此时8班同学到微格教室去上课了,教室里空无一人。我们只好先回去,岳老师说,等8班的学生回来了,再来叫我们去找人。(下午,7班的一个女生来找我,让我去,我没有空,便让方澄昊去认了。但他后来回来说,8班也没有。)回去的路上,我对备受委屈的许赢月说,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别胆小;她们敢骂你,你为什么就不敢骂她们呢?更何况她们是到自己的教室里来找茬,怕什么,只管回击,全班同学都会支持她的。

       看来,今天这事也只能这样不了了之了。不过,我觉得,这件事肯定还没有完。

         下午第一节是音乐课。我正准备去6班上课,蔡东岳和李若巍走过来,说,上周因为他们音乐课严重违纪,被罚了600字反思,当时我说过,下周音乐课时叫他们两人不要去上了,到办公室里来继续反思。所以他们这会儿来了。说实话,我已经忘记这回事了。看在他们两人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而且我自己还要上课,根本顾不过来,我便让他们继续去上课了。(我其实何尝愿意那样做呢?)

        下课后,我回到办公室休息,因为第二节五班还有一节课呢。正在喝茶,只见竺佳宁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今天的音乐课又很吵,很多男生在捣乱,唐老师很生气。我问竺佳宁是哪些人,她一口气报出了好多名字,并且列出了他们的违纪详情,这其中,还有我们的班长陈天阳呢。上周因为蔡东岳和李若巍在音乐课上表现不佳,我已经在班里告诫过了,我说,音乐、美术、信息、心理这几门课的老师都是上全年级12个班的,他们是最有资格来评判这12个班的优劣的,因为他们掌握的信息最全面,要求同学们认真,守纪,这关乎自己的形象,也关乎班级的颜面。还有,我认为,只有在这样的课上也能认真听课的同学,才是真正自觉的同学。我觉得竺佳宁是听进了这些话,也是出于对班级的负责,履行自己作为副班长的职责,所以才及时地向我通报这个情况的。我表扬竺佳宁做得很好,并问她怎么办。竺佳宁说,如果不惩罚他们,那他们就会更变本加厉,肆无忌惮了。我说,是的,很有道理,那怎么罚呢?竺佳宁说,把他们拉到教室前面来罚站吧。我笑了,说,好的,就按你说的办,你现在就去执行吧。

        过了几分钟,快上课了,我便到教室去。讲台上已经站了好些人了,竺佳宁正在清查“漏网之鱼”呢。一些违纪情节明显的人,如王意博、陈学威、来泽棋、叶泽平等,默默地站着,竺佳宁在责问郑德欣:你自己说,音乐课上你做了些什么?郑德欣还在为自己开脱,企图找借口,但竺佳宁没有理会,让他也站着。然后,竺佳宁让陈天阳也站了起来,说他不但没有协助老师管班级纪律,反而和一些同学吵闹。不过竺佳宁没有让陈天阳站到讲台上来,而是站在座位上,总算是给班长留了点面子。我在一旁看着,什么也没说。上课铃打响之后,在开始上课之前,我先是表扬了竺佳宁的责任心,然后批评了那些音乐课上违纪的人,总结了一下,便开始上语文课。至于那些被竺佳宁处罚的同学,那不关我的事,谁让他们自作自受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