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趣事一箩筐【徐菁璐】  

2014-10-22 20:17:00|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17      周五                  徐菁璐

趣事一箩筐

                    [1] 你鞋带散了

一个天阴沉沉的下午,我们怀着阴沉沉的心情跑步。虽然家长对下午跑步绝对赞同,但是其实我们不太乐意。跑步之前,陈老师先提醒我们把鞋带系好,然后全班一半的人都蹲下了。刚出发50米,廖培辰突然对我说:“你鞋带散了。”天哪,刚才我怎么不知道检查鞋带?跑步中又不能系。于是我本能地低下了头,后果是廖培辰很开心地笑了:“你是第五个被骗的!”“……之后我们两个开始整别的人。大多数人都被骗。可是我对陈学威说“你鞋带散了”这句话后他居然毫无反应!我又说:“你被廖培辰骗过啦?”他说:“什么啊,是我先骗她的。”最可怕的是金帅男,她不知被骗了多少次,她自己也经常骗别人,可是每次我们说她鞋带散了,她还是会信以为真地低下头看。

结果又一次,我对杜佳忆说“你鞋带散了”,他果真低头看。我哈哈大笑,他很淡定地说:“笑什么笑,我鞋带真散了。”好吧,我看了一眼,他鞋带还真散了。

赵书辉对此评论说:“这就像《狼来了》,放羊娃每次都说‘狼来了’,最后都没人信了。”因此,当某人鞋带散了时,我们总是说“你鞋带真的散了”。

               [2]细胞膜与保鲜膜

张昊洋在某次科学课上突然自言自语道:“细胞膜是保鲜膜。见我无语状,又说:“细胞核是麻球。”“那细胞质呢?”我问道。“细胞质是果冻。动物细胞是保鲜膜包着果冻和被咬了一口的麻球。”他说。这是什么思维!然而接下来他更语出惊人,他说,细胞壁是麦芽糖,液泡是椰汁,叶绿体是M’S巧克力豆!“我看你是饿了吧?我说。“没有啊,你不觉得很像吗?”接着,他好像是经过了深刻的思考,“不对,保鲜膜不能吃,细胞膜是糖衣。”我总算见识了什么叫想象力丰富!

英语课更说明此人的奇葩想象力。造句时,他突然冒出一句:“My father is a ghost(鬼),my mother is a god(上帝),my brother is a dinosaur(恐龙),my sister is a zombie(僵尸),I’m a monster(怪物)。”

             [3]坑爹心理课

我在心理课上受虐的事,大概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在这里我再详细叙述一下其过程。心理课老师叶老师很幽默,这天她跟我们讲了滨江史。叶老师说,2005年,她来滨江,由于滨江太偏僻,出租车司机都不肯去。学校的钟楼,已是地标性建筑,没有比它高的房子了。滨江几乎没有人,因此她一个人在学校时,总是很期盼能见到人。一天,她在学校,突然看见老师们在商量什么,她很激动地跑过去,原来是铜像广场的雕塑!(上课内容略去)这时,蔡东岳突然抽我的鞋带,我把脚挪开,他还弯下腰继续。在他的不懈努力下,的确成功地解开了一根鞋带。我只好把鞋带打了死结。在我系好鞋带后,蔡东岳立刻抽我的鞋带,当然不可能会散。后来经过很多事情,终于,此闹剧结束。之后,我拿着一支笔,一只手忽然抢走了我的笔。蔡东岳他哪根筋搭牢啦,我气愤地想,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干吗!”蔡东岳说,“那是王栋成的手!”王栋成一脸坏笑地把我的笔传给了陈展。“拿回来!”我吼道。他们说:“下课再还。”好吧,我又有什么办法。然后我想起了蔡东岳在王意博背上贴纸条的事,于是我用蔡东岳的荧光笔在蔡东岳的便利贴上写了“我是SB”再贴在蔡东岳背上。由于我怕他发现,只好轻轻贴上去,周旭泽说:“我帮你!”于是他在蔡东岳背上打了一拳,把纸条贴紧了。后来不知为何蔡东岳还是发现了,他极其愤怒地把纸条扔给了我。王栋成把纸条拿过去贴在自己的头上,陈展又从王栋成背上撕下来贴在自己背上。最后纸条的归宿是:被撕碎塞进那支被抢走的笔筒里!之后蔡东岳突然说:“你反应迟钝啊,没发现我拿了你的笔!”说着他递给我笔。“什么拿了我的笔,明明是拿了我的整个笔袋!”我愤怒道。蔡东岳这才笑嘻嘻地把我的笔都拆成零件还给我,我装了半天。我拿起蔡东岳的荧光笔在他手上划了两道,结果……那是王栋成的手!算了,反正他也很欠揍。其实之所以我会弄错人是因为蔡东岳整节课一直抱着王栋成,还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就算是朋友,这么做也有点过分吧?

下课后,我向徐沛洋抱怨:“我被整了一节课呢。”她说:“那你想想我被整了多少节课了?”

第二天中午,蔡东岳吃饭时坐在那一桌,他开始讽刺我吃面用勺子。于是我把心理课的事和程孟加讲了一遍。坐在一边的姚佳卉说:“什么?那不是我用来整王栋成的方法吗?他都是被欺负的,什么时候他开始欺负人了?”

                 [4] 手抓饭

再来讲讲叶泽平和陈学威这两个恶心的家伙。一天中午,叶泽平吃饭没有用任何餐具。他用手抓肉排就算了,居然还用手抓饭!他把饭捏成团还说这是寿司。那天的炒面很油,于是我拿了一个碗把油倒了出来,足足有半碗!我已经彻底没胃口了,叶泽平还把那半碗油倒进了饭里,用手使劲地捏!我真的看不下去了,端起盘子坐到另一桌去了。等叶泽平走了,我又搬回去。陈学威笑着说:“你看,抓饭抓完应该这样……说着他把手伸进了面汤,“把手在面汤里洗一洗!”朱益哲说:“这两个非生物啊!”后来我听说,叶泽平抓完饭,陈学威就开始手抓面……

以上是近段时间发生的奇葩事,事实上,这类事情还多得是,绝对够出版成趣闻集了,我们每天的学习生活也因此增添了不少快乐。

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一只善于描绘的笔。看似琐碎平凡的点滴,也能显得如此生动别致,这很不一般!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