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杂记【徐佳欣】  

2015-04-09 11:21:51|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5       周三               徐佳欣

        杂 

                           发呆记

在班里一直以“逗比”著称的我,只有在发呆时候,才是真正的“高冷派”。

好不容易熬过大半天,本以为“艰辛”的一天可以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在下午迎接我们的却是——“残酷的”数学考试。

升上初中后接二连三的考试早已让我对这个原本让我坐立不安的项目失去了“知觉”,现在的考试,“于我如浮云”。于是,一张张白花花的试卷传了下来,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仿佛是在挑衅。习惯性地从笔袋里抽出一支笔,考试——开始了。

考试时间不长,对普通人来说可以说是分秒必争。所以卷子一到手,我周围的同学立刻低下头开始答题。作为一个数学学渣,我考试时间的确可能不够,但是你以为我也是这样的吗?NONONO,当然不是。一开始,我还蛮认真地写完了选择题,可是一看到第二面那烦人的计算题,我顿时就没有了做题目的心情。然后——然后我就盯着草稿本开始发呆啦。这时候我真的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发我的呆”的境界。就这样傻不拉几地坐了五六分钟,直到一阵翻页声把我“惊醒”,我这才意识到,我们貌似是在考试哦。一低头看见那白花花的试卷,我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慌忙拿起笔,脑子却一片空白。紧接着,翻页的声音越来越多,我更加着急了,胡乱地写完了第二页,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赶上别人的速度了。

不过这还不算完,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我还有整整一面没有写完。那时候我仿佛已经看见了我的未来:考卷下发那天,满页的红叉叉……我不敢往下想了,整了整思路,开始专心地写了起来。经过漫长的斗争,在老师喊收卷前一秒,我奇迹般地写完了试卷,但却赶不上检查一下前面的题目。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说试卷改好了,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时,一张试卷已经“飘”到我眼前——107,考得不好,但至少没有垫底。我习惯性地去寻找我扣分的地方,没想到,居然全部都在第二面!我一头撞在桌子上,不就是发了一会儿呆嘛,分数你至于这么整我吗?分数全扣在同一面就算了,老师下午讲评试卷的时候,说:“一百分以上的每个人加五分,一百零八分以上的每个人加十分。”我顿时绝望了,原因?看看我的分数就知道了。

所以,我想说发呆真的不是件好事,除非你像我一样,纯粹是想当一个——反面教材。

                 悲惨……

用“逗比”这个词来形容我们班某些男生,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为什么这么说?听了我的“悲惨事迹”,你就会知道了。

和往常一样,住校生们早在六点之前就来到了教室。那时我和张可言正在纠结数学考试的加分情况,但这令人望而生畏的学霸周围免不了会有几个——闲杂人等,比如,张舟衡和王恩睿。可能是因为我“很任性”没有听张可言的“建议”,他的几个好兄弟非常“讲义气”地来找我“麻烦”。张舟衡很欠揍地在我旁边五音不全地哼唱他作曲的什么“鼻毛之歌”。我很气愤,顺手拿起一本书就准备打他,可偏偏教室桌子挡着道,陈贤译这“重色轻友”的家伙又不让我打张舟衡,我怎么也追不到他,旁边的王东来和张学聪也来凑热闹,指着我说:“不准打张舟衡!”我瞟了他俩一眼,没说什么。

这时候,王恩睿这家伙又窜了出来,用一种很搞笑的语调对我说:“你区区只是一根鼻毛……”笑点本来就低的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我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然后继续去追张舟衡。

谁知,走到一半,看见陈城正在摆弄着我的铅笔袋,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在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什么。只见他拿着我的铅笔袋像皮球一样抛来抛去,我惊讶地看着他,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于是我只能先放弃追逐张舟衡,先救我的笔袋要紧。我急忙跑到陈城旁边,正准备夺回我可怜的铅笔袋,这时只听他大喊了一声:“张舟衡,接着!”一个完美的弧线,想都不用想,笔袋已经在张舟衡手里了,我无奈地转身,还没走到对面,笔袋又回到了陈城手里……

后来呢,不用想,最辛苦的就是我。好不容易跑到陈城旁边,他又冲着蔡东岳喊道:“蔡东岳!”又是那个优美的弧形,我倍感绝望。经过一番折腾,我后来甚至于都不知道那可怜的笔袋到了谁的手里了。我环顾四周,发现我的笔袋在王恩睿的那个角落里若隐若现,我再一次向着那个可疑的方向走去,这时不知道张可言对着王恩睿说了什么(貌似是把我的笔袋扔到垃圾桶里这一类的话),王恩睿一边说着:“你区区只是一根鼻毛……”一边把我的笔袋扔向垃圾桶……不过好在此人的技术实在太差,连垃圾桶的边都没有碰到。这对我来说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好不容易夺回笔袋回到座位,突然想起我还没有打到张舟衡,刚拿起书准备打他,我的笔袋再一次地出现在了陈城的手里,陈贤译用她那超高的分贝对我说:“不许打张舟衡!”我快步走到陈城的座位上准备拿他的铅笔袋,没想到王东来却比我快了一步……我只能默默瞪着他,这个坏事的家伙……这时我不经意瞟到了张舟衡桌上的铅笔盒,趁他不注意,我一把夺过了他的铅笔盒,对着王东来说:“你要张舟衡的还是陈城的?”他犹豫了一会儿,毅然决然地说:“我要张舟衡的!”然后就把陈城的铅笔盒给了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陈城那吃惊无奈的眼神儿……然后,机智的我用陈城的铅笔盒换回了我的笔袋。

收拾完烂摊子,我看了看一直被我拿在手里打人的书,我吓了一跳——貌似,是张可言的诶……神奇的是之前我居然没有发现。后来我只能默默地把书还了回去,才结束了这场笔袋争夺战。

若看完这个你还是不相信他们“逗比”的性格,那再说说中午发生的事吧。

我这个活宝好不容易能静下心来写一会儿作业,张舟衡突然走过来想打我头,(要不是周玥我还没看见)我抬起头,发现座位旁边已经被几个男生“包围”了。我感到有些奇怪,王东来说:“我们要反对独裁,争取民主!”“对!你们太坏了,不许欺负张舟衡了。”俞晨彬在旁边附和着。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不用说,张舟衡一定到他们那里去“告状”了。“就是,你们都欺负张衡。”王东来一脸浮夸地说。我当着他们几个的面打了一下张舟衡,他们用一种奇葩的语调说:“诶哟,很嚣张嘛,敢打张舟衡。”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把他们轰走了。然后习惯性地,真的是出于习惯地打了一下张舟衡,后来他又打了回来,然后,就没完没了了……

 

这周班里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情,说都说不完。而我又是“新官上任”,把班里管得乱七八糟的,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啊……不过,不愉快的事总会过去,把它写成作文,就像我一样(不过这也不算不愉快的事吧),当你回头去看的时候,你就会有不一样的看法,甚至会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总之,乐观一点不会错。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