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记一次三天前的实验课【陈城】  

2015-10-25 11:46:14|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14        星期三            陈城

                    记一次三天前的实验课

若干年以前,中国伟大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写过一篇回忆性小说,名为《记一次三十年前的长跑比赛》。

若干个月以前,伟大的我也写过一篇类似的作文,题名为《记一次三个月前的长跑比赛》。

而我现在准备开始写一篇极度类似的文章——《记一次三天前的实验课》。

自从可敬可爱的阿润老师开始教我们班的科学之后,我们到现在还没有上过一节实验课。大部分时间都是老师在讲台上拿着瓶瓶罐罐自己演示让我们大家看,于是导致大家不能自己动手操作,从而某些人极其不爽。终于,在三天前,上午第一节课,我们终于去了实验室!大家欢呼不已,草草收拾东西就出发了。

这次实验是在化学实验室进行的。我记得七年级的时候有人曾写道:走廊两旁的科学家们的眼睛仿佛直勾勾的盯着你,这感觉真是一点没错。我身边的诺贝尔不管我怎么看都像在看着我,我顿觉毛骨悚然。又想到马上就要开始实验,心里又不免一阵激动。当我已经坐在实验桌后面时,我的思绪才被拉回来。看着面前的各种器具,一阵莫名的亲切感涌上我的心头。看那熟悉的广口瓶,想起曾经有人要为科学献身,亲口品尝新鲜出炉的氯化钠;看着那酒精灯,又想到当年有人试图在实验室内纵火未遂;看着那熟悉的火柴,又想到当年有人舍身烧头发……总之,之前在实验室里能能做到的,能想到的,我们全都干过了。怪不得阿润老师在实验室里看我们的眼光就像看着一堆危险生物。好的,实验开始了。

第一个实验十分简单,是配置溶质质量分数为20%Nacl溶液100g。没用五分钟,我们就把这瓶溶液配置好了。重头戏是第二个实验——提纯粗盐。所谓粗盐,就是海水蒸发之后析出来的物质,其中含有食盐、沙子、氧化镁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只有Nacl是我们要用到的。实验的步骤总共分3个:溶解、过滤、蒸发析出。事实上粗盐提纯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化学提纯,是用到BaCl?NaOHNa?Co?来去除粗盐中各离子以达到提纯的目的。还有一种是物理提纯,就是我们今天的提纯方法。第一步是溶解。我一把抓过标签上写有“粗盐”的广口瓶,猛地拔开瓶盖,倒了一大堆在烧杯里,然后一把抓过同桌手里的量筒把水倒了进去。然后我就开始了疯狂的搅拌!玻璃棒在浑浊的水中快得几乎看不出轮廓,粗盐中的各种颗粒围着玻璃棒飞快地转动,就像狂风中的风车一样。不到四十秒,水就变清澈了,说明大部分可溶的物质已经溶入了水中。下一步就是过滤了,可事情并不会时时刻刻都顺遂人意:我们都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滤纸”的东西的存在。好在阿润老师及时地给我们拿来了滤纸,于是我们立马开始了过滤前的准备。由于滤纸要紧贴漏斗边缘,所以需要在滤纸的外围涂上适量的水来黏合滤纸与漏斗壁使其紧贴。无奈没有滴管,我们只能采用较为传统的方式——用玻璃棒沾上水来抹在滤纸上。对于急性子的我来说,这道工序简直就跟过了三十分钟一样漫长(实际上只过了三分钟)。总算在滤纸周围全涂满了水,我就迫不及待地把滤纸直接按在了漏斗里面,完全把滤纸是否能够支撑住这样大的外力的问题抛在了脑后。不过我的脑子在这时却短路了:下一步是什么?

对,引流!我把玻璃棒轻轻地靠在三层滤纸所在的地方,然后把烧杯口轻轻地靠在玻璃棒上,然后微微倾侧烧杯,把略显浑浊的粗盐水缓缓输进漏斗里。等到第一滴水珠从滤纸中溜出来的时候,我把过滤的工作交给了同桌,开始准备下一步:蒸发。蒸发是要用到酒精灯的,当然也要用到火柴。当我看到酒精灯时,我心中的黑色记忆又出来了:暑假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做加热KMnO?制氧的实验,结果由于实验准备时的疏忽,氧气没制成,手上却被烤掉了一层皮。幸亏我机智地做了点医疗措施,不然会不会烧伤感染就真的不好说了。这次受伤的事件告诉我:在实验前绝对绝对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于是这次我把毛巾打湿,放在铁架台的旁边,这时同桌那边的过滤也差不多完成了,只是在滤纸里剩下一些还没完全分离的粗盐。性子急的我干脆直接把剩下的粗盐水给倒了,直接开始蒸发。

呼!酒精灯蓝色的火舌窜了上来,扭曲地舔着蒸发皿的底面。蒸发皿里的食盐水立即冒出了白气,呼呼啦啦的声音清晰可辨。咕嘟咕嘟的声音随着一个个气泡的破裂断断续续地迸发出来,仿佛我们在煮的这些食盐水不是食盐水,而是一锅上好的浓汤(在此对食堂所谓的“上汤娃娃菜”表示不满)。大概在6分钟过后,咕嘟咕嘟的声音逐渐开始消退,气泡已经不见了踪影,烧干了的食盐开始飞出来了!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大堆白花花的盐已经飞到了我的手上。我急忙撤掉酒精灯,这下析出来的盐分听话了,乖乖地躺在蒸发皿里。此时的精盐在蒸发皿中呈放射状分布,洋洋洒洒铺了一大片。大部分盐分集中在蒸发皿中央,呈现出来的是正常的雪白色。提纯成功了!

走出实验室,望着墙上的诺贝尔,他的眼神仿佛从盯视变成了鼓励。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么一次小小的实验微不足道,事实上,在每一次实践中积累的经验也许就像那一瓶粗盐,而你就是那张滤纸和那盏酒精灯,要靠你自己去滤掉多余的东西,蒸发不必要的水分。科学的殿堂不允许胆小懦弱与视科学为儿戏的人进入,他们只愿意把胜利者高高举起,送上英雄与荣耀的天堂。

 

非常精彩!这是科学与文学的结合,文章的前后照应以及结尾的升华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