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和韬哥同桌的日子【吴晓凡】  

2016-11-01 09:08:42|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25       周二               吴晓凡

和韬哥同桌的日子

在一次换座位后,我和培根“天涯两隔”,从此,我的同桌变成了韬哥。

事实证明,我们班的人都不可貌相。就像我一直以为老板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好学生,可是培根让他彻底变得疯癫;我一直以为DC是一个高冷的考神,可是当我坐在他左边后,我发现了他体内异于常人的腹黑因子,补刀神技以及……莫名笑点;我一直以为韬哥是一个只热衷于化学,不苟言笑(?)的人,然而……

                  (一)韬哥和老板

自从韬哥发现老板坐在他前面后就特别兴奋,“老~~~!”这是我听到他换座位后的第一句话,然而板板并没有多大反应,只是装作清高地回了一句“哦。”

由于韬哥自称是造杜币的,所以和老板的关系十分亲密。一天下午放学后,教室里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韬哥不知道说了什么犯大忌的话,被老板盯了三秒后说:“老板,我王(这不是错别字!)瘾又犯了。”只见板板一脸微(yín)笑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面向韬哥,伸出魔爪,然后他抱住了韬哥的头,开始疯狂地shaking。约莫30秒后,韬哥一声怒吼:“老板你不要动我的眼镜啊!!!”老板才讪讪地收了手。

又过了20秒,老板一脸鬼畜地望向韬哥,说:“为什么我的手这么油啊……你是不是在头发上擦了什么东西了?”

“……我每次洗头都用护发素的……”

老板一脸“我不相信”的样子,闻了闻手后,爆发了“你家护发素这个气味啊!”

“……嗯……”(请自行脑补板板那张扭曲的脸)

愉悦的下课时间。韬哥和老板正在和谐地对话:

“老板,我王瘾犯了。”

“要我帮你治一下吗?”

“你要我把你拖进男厕所然后按在地板上摩擦吗?!”

“……”

                     (二)DC

 在讲述韬哥和DC的友(jī)情前,我先讲一下DC

 众所周知,DC在班里就是一个受欺负的角色(下课喝水什么的都要被调戏的那种),所以我一直没有彻底挖掘出DC的本性。然而在周五的那节音乐课上,我了解到了DC的“变态”属性。

由于音乐课的座位是按照教室里的座位坐的,所以我左手一只韬哥右手一只DC。“下面我们来听一下小夜曲的调子。”任喜,我们的音乐老师拿着那根简单机械走回了讲台。我的余光无意中往旁边一瞥,就看见了DC用他那根纤细的食指在阿窗的“柳腰”上划来划去,然后阿窗也跟着不停地扭啊扭。DC似乎是破功了,把头低下,开始闷笑。在看到我疑惑的目光后,笑得更欢了,整个人弯曲成了弓形。

在我的目光追随着DC的食指扫过了阿窗的柳腰以及脊椎骨2遍后,阿窗伸出手,忍无可忍地把DC的食指从他的背上拿了下来,然后很低声很低声地说:“不要弄了啊!!!”(要不是耳朵的听力太好,我可能都听不清楚阿窗讲了些什么……)

阿窗的警告(?)貌似没有多大的威慑力,DC只老实了1分钟,就又开始骚扰阿窗。不过这次,他不再用食指,而是——中指(……),于是乎,阿窗又开始不停地扭来扭去,而DC貌似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一边挑逗阿窗一边笑。

这次DC笑的时候,分贝可能稍稍大了一点,引起了在他旁边的宣仪的注意。由于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我就索性没有explain给宣仪听,于是乎,宣仪就同刚开始的我一样,用一双带着疑惑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DCDC淡淡地看了宣仪一眼,面对他同桌的困惑,我们的考神只是说了一个词:“没有……”然后撇撇嘴,继续挑逗阿窗。

40分钟后,下课。

没有了老师的威压后,DC毫无保留地笑了,一边笑一边指着阿窗,说:“他扭了一节课!哈哈哈……”我默默地向他飞刀子(knives):他扭了一节课还不是你的杰作……然而,对于此事一概不知的宣仪依旧一脸懵逼地看着DC,眨巴着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看着已经快笑疯的DC……

      (三)“死骚猪”和“狗玄孙”(韬哥和DC篇)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天应该是周四的放学。

当时我们正在上着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自习,班里照旧是闹腾得不行。

韬哥和DC闲来无事,便开始“搞事情”。

我依稀记得当时韬哥好像和DC聊游戏的来着,然后聊着聊着DC就冒出了一句“死骚猪”,韬哥也毫不客气加以反击“狗玄孙”。本在安心补觉的我被这两个词“惊醒”了,一脸“我要看好戏”的当起了吃瓜群众。

但是,在我的懵逼状态下,我的脑回路让我只能听清两个不同声线的词了。

“死骚猪!”

“狗玄孙!”

“死骚猪!”

“狗玄孙!”

“死骚猪!”

“呦,你这只狗玄孙反了是吧?”

“……死骚猪……”

“咳咳,狗玄孙!”

“……”

在我被他们洗脑得差不多后,他们也停止了这场无脑的“唇枪舌战”。

“死骚猪……狗玄孙?”我懵逼地转过头去问韬哥。

“哦,这是新的‘专业术语’”。面对我的疑惑,韬哥显得一脸淡定,好像我不知道这两个词的意思是应该的。

韬哥顿了一下。

“嗯——,有一次我和鸟哥吵了一节课。”

“用新的专业术语?”

“怎么,不可以吗?!”

“没……只是觉得你们……挺……”

“呵呵。”

“……”

待在我一左一右的两只默默地看了一会儿作业本,就又重新抬起头,继续聊着他们的LOL、王者、部落冲突……

OK,他们的世界我不懂,我闪一边乖乖地去睡觉。

 

很奇怪,在我听到过新的专业术语后,貌似我的脑子里就开始一直回放:“死骚猪”“狗玄孙”……

一天上午第二节下课后跳完绳回教室,我听见了月月鸟对乌龟说了一句“狗玄孙”,乌龟也立刻反击“死骚猪”。

我听完他们简短(?)的对话后,神奇的脑回路便开始各种脑补,脑补到后来,我竟然发明了一个新的专有名词——绿毛龟!

乌龟是绿色的,我默默地想着。不对啊,乌龟是绿色的!意识到我究竟脑补了些什么后,我充满歉意地偷偷扫了一眼宣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乌龟绝对不是绿色的……

 

在我刚刚摸清韬哥的套路之后,勇哥便立刻在班里进行大规模换座位。我很开心happy地和老板boss当了同桌。

嗯,很好,又是一篇班级日记的题材,在继韬哥之后,我又可以挖掘板板的潜能了。

    嘿嘿嘿嘿嘿嘿。

 

PS:这篇文章是我在上周写的,所以写的都是一些“陈年旧事”,你们可以大开脑洞,尽情脑补。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