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记一次大扫除【陈天阳】  

2016-11-29 21:42:08|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一次大扫除

                      陈天阳

从初一开始,住校生活就丰富多彩,没有一天是重样的。时过境迁,我们迎来了一位新室友——苏联苏维埃成员兼网红,人称社会眨眼哥后宫三千,空间里还有各种女生照片的大哥。

每晚晚自习下课后,我们推开寝室门之前还是衣冠楚楚、一本正经的,进门之后,就硝烟四起战火纷飞军阀割据大混战,这里你可以联龟抗狗,也能合伙“打麻将”(专业术语)。一旁的垃圾桶表示场面太美不敢看……

转眼从周一到了周三,对于某位住校生来说,是个神圣的日子。因为那天我们有强身健体、陶冶情操、为祖国增光添彩的“为灰尘搬搬家”活动,好吧,它学名叫“大扫除”。那天,没有风,没有雨,太阳也没从西边升起,也没有在东边落下,有的,只是无尽的秋风,卷起片片梧桐叶在空中嬉戏。我和乌龟默默目送开委员长离去,待得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我们长叹一口气,啊,终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们相视一笑,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于是我开始吃零食,乌龟开始大扫除。

忽然一阵寒风从未关紧的门缝中钻入,我和龟放慢了动作,变得小心而谨慎,谨慎而小心,提防着未知的危险。果然事情的发展没有这么简单,空旷的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大惊,探头一看,一个刚淋浴好端着盆子半身赤裸的男子慌张地跑过,如同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追赶一般,我不由得向后一看,只见一个高大威猛、披头散发的黑衣人,迈着诡异的步伐悄然前进,手上拿着一本疑似勾魂册之类的破旧小本子,与昏暗的走廊、凛冽的寒风、歇斯底里的歌声“融为一体”。我再仔细一看,啊,不,天啊,她,她不是传说中的……我捂住了嘴巴,有些恐慌——啊,她是宿管高老师,于是我撸撸脸,将表情复原,然后回寝室继续吃零食。

高老师走到我们寝室门口,大喊道:“蔡东岳还没来吗?”听见这个名字,我的思绪爆炸了:他(它)是个传奇人物,先不论他的身世和他在“一战”“二战”的所作所为,单论耳朵就有很多好说的了。由于每晚东岳的床总会莫名地响起来,所以我们大胆猜测东岳把耳朵带回来了,“藏在哪呢?”那时的东岳一脸天真地问,“抽屉、行李箱……”我扳着手指说,“还有被子里!”乌龟插进一句。蔡东岳大声质问:“乌龟你不也把你老婆带回来了吗?”面对我们好奇的目光,乌龟特淡定地回答:“她像是能藏得下的吗?”有一天,警车的声音经久不息,乌龟对东岳说:“让你不把耳朵还回去,你看人家警察都来捉你了哟!”不过之后蔡东岳确实消停了很多……

当蔡东岳与耳朵确定关系以后,我就悲哀地发现我的名字变成了“东天日”,同时躺枪的还包括我们的班主任“东”老师,对此,蔡东岳保持冷笑,然后每每他说“你的耳朵呢?”的时候,我就想应一句:“被你抢走了啊!”

我的思绪被乌龟的回答打断了:“没,他好像还没回来。”高老师大怒:“好的,看我今天不扣他个20分!”一番紧急讨价还价之后,以“蔡东岳太蠢,忘了大扫除”为缘由,由我顶替。当我拿着抹布来到阳台,看到蔡东岳的袜子时,脑海中又浮现了蔡东岳的音容笑貌,不,是他的袜子,蔡东岳经常没袜子穿,四处向人借,平时带三四双袜子,全部穿完了才洗,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我洗了没干,跪求袜子”一类的话,但我们现在都不愿意借给他。因为他的袜子曾经发霉。可惜,在还没长出蘑菇的时候蔡东岳就“及时”发现并扔了。那他的袜子平时放在哪儿呢?当然是和他的其他衣物一起被塞在柜子里,然后周四晚上整理时就像是一场灾难,在蔡东岳打开柜子的一瞬间,一股来自远方阿拉伯的香味扑鼻而来,让我不禁想起了儿时时光里那一条散布着垃圾、漂浮着死鱼的淡水河的气味,提神醒脑,还能防蚊子!

继续我的大扫除,我擦啊擦啊,耳边忽然传来乌龟的大喊“大哥的鞋子!”怀着一肚子的好奇,我像乌龟一样蹲下来看床底,一双鞋赫然出现在一箱酸奶的后面,我试着将酸奶盒放回去,那双鞋被完美地掩盖了,若不是这次大扫除,它可能就此被尘封于此,不被世人所发现。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蔡东岳的酸奶有股独特的味道……手握这双鞋,我仿佛看到大哥离去时的背影。记得有一天大鸟班结束回寝室,大哥神秘地跟我和开心说,进校门时有两个女生一直在谈论他,大哥转头时她们还脸红了,然后我默默地看着现在还被我拎在手上的红色大塑料袋,无视了大哥说的什么听见她们说前面那个人好帅啊之类的话,大哥还经常逃回家洗澡,就算偶尔在学校里洗也绝不和初三的同学一起洗,然后两个寝室的人就一起商议“揭开大哥的神秘面纱”计划,终于,在一天晚自习结束后发觉大哥迟迟未归时,乌龟一声令下,我们杀到浴室不见大哥,又特傻地冲到初二的浴室里,只看见大哥已经洗好澡,在穿睡衣的背影,然后大哥在众人围观下开始直播穿衣,“你们干嘛啊?”大哥一脸羞涩地说,一旁洗澡的初二同学都忘了洗了,一脸痴迷地看着大哥……

挂好了抹布,说完“高老师再见!”的我和乌龟飞奔而下,整层楼中只留下高老师以及她对空气说的那声“好的,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