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闹鬼之楼梯间的死亡诅咒【徐菁璐】  

2016-12-11 19:28:55|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31     周一                 徐菁璐

                        闹鬼之楼梯间的死亡诅咒

希望你们还记得那间闹鬼的会议室,因为那间会议室,和这几件事之间也存在着某种微妙的联系。我坚信,在我们毕业之前这几件事是无法调查清楚了,而且我也很怀疑这到底能不能从科学角度解释!

 

【五个月前·美术课下课·6号楼西边楼梯2楼】

美术课下课后,我们往西边的楼梯走,目的是为了继续调查会议室。我们走上楼梯,照常聊天,然后,我的手被重重地扯了一下。

“你看,那是什么?”徐沛洋指着楼梯。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只见灰色的楼梯侧面,有大大的三个用粉笔写的“X”!并且一个是红色的,另外两个是白色!我感觉像是有一阵寒意涌起,下意识捏紧了徐沛洋的手,还没开始尖叫,就看见了徐沛洋鄙视的眼神,然后就没有叫出来。

“这有什么好怕的!”徐沛洋不耐烦地说。

“X!”

“所以呢?”

“所以你不觉得跟我们有关吗?这是三个X!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一边思索着一边迅速上楼——这一次还算和平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尖叫。

 

【五个月前·美术课下课·805教室】

  “你觉得这会不会跟那间屋子有关?”

  “有道理!这会不会是屋子里的人对我们的警告?把X写成红色是要威胁杀了我们?”

  一阵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沉默……

我们同时爆发出的尖叫声盖过了下课时教室里的所有吵闹声,仿佛一颗流星划过寂静的夜(此处引用徐沛洋的班级日记),仿佛一滴水滴在了平静的湖面,仿佛是一颗核弹在人群中爆炸,仿佛氢气不纯时发出的尖锐的爆鸣声……总之,全班有一半以上的人停下了手中的事转过头看我们。在这尴尬的时刻,上课铃响了,这一半人又转了回去……

 

【五个月前·语文课下课·805教室】

之后在听完我对楼梯的描述后,张昊洋眼神空洞地凝望着窗外(这不是个病句),并且从他的表情很难判断出他是又在思考人生还是在思考一道复杂的数学题,因为据我所知他干这两件事情表情是一样的,都是他一贯的表情——面无表情!过了一会,不知他是在对窗户还是对窗外的树还是空气中某种看不见的物质说:“一个已经死了,两个还活着。”

一阵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沉默……

我跳起来一拍桌子,“有道理啊!”我茅塞顿开,简直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一价氯氢钾钠银,二价氧镁钙钡锌”……等一下,忽略这个乱入的东西……嗯,这么说,那个楼梯是一张死亡名单!

 

【五个月前·不知哪一节课下课·805教室】

徐沛洋在听完我对张昊洋的解释的转述后,我们又争执不下了……

“两个活着的应该是我们,那死了的是谁?”

“我觉得那个死了的是徐晨仪。”

“是吗?我觉得是许赢月,因为她毕竟是从地下车库34号停尸房里跑出来的。”

“死了的该不会是你吧?”

“……我当然还活着!!!”

“你确定?”

“当然!对了,你是不是也有可能是死了的……”

“我当然不是!!!”

这时许赢月和徐晨仪奇怪地抬起头看我们。

于是这场逻辑比“因为今天下雨,所以数学考试取消了”还要诡异的对话终于结束了。

 

【五个月前·中午·食堂】

作为活禽市场的一员,鸭子也加入了此次调查。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冥思苦想着,对于X又有了新的解读。

我往嘴里塞了一口饭,然后突然意识到了某个严重的问题,导致饭差点喷出来,“X是第24个字母吧?”我问。

“没错。23……嗯……3124等于7!!!7号也去过那间屋子!”徐沛洋激动地喊道,屁股已经离开了凳子,我赶紧拉她坐下。

3224等于8!!!我们班的8号走了!”

2824等于4!!!诶?4有什么诡异?”

“鸭子不是最喜欢《夜的钢琴曲四》吗?”

又是一阵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沉默……

我们三人同时爆发出了尖叫,这次我不打算用修辞手法来描写我们的尖叫了。我赶紧环顾四周,如果没人注意就不管了,如果有人注意,呃,好像也只能不管……但是这是不可能没人注意到的,周围的所有人都放下筷子看着我们,眼神或疑惑或鄙视,远处甚至有人站起来朝这里张望。

接下来我们一直无比激动地继续分析和讨论着,是的,这一顿饭我就只吃了上文所述的那一口饭……

【五个月前·午饭后·6号楼西边楼梯2楼】

我们再次来到这里调查,午饭后是我们一贯的行动时间。

我仔细地凑近了观察,然后发现了在那两个白色的X和一个红色的X旁边还有第四个用黑笔写的X!!!我努力使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指着这第四个X让徐沛洋看。

这下不用争论了,四个人都已包括其中,虽然牵扯进了两个对此事一无所知的吃瓜群众……

除此之外,在那几个字旁边,还有一个奇怪的符号,类似于一个闪电或者说S,但又有点像箭头,如果横着看就不知道是n还是h了,很难看出这个符号到底想要传达什么信息。

我正思考之时,突然的一阵尖叫像是冲进了我的耳朵,简直像是一根导线把我的脑回路两端连接了起来,使我完全失去了理智而也开始尖叫。用膝盖想想都知道这阵尖叫的声源是徐沛洋,所以在回过神后我问:“又怎么了?”

徐沛洋什么也没说,只是惊恐地指着楼梯背面的墙上用黑色记号笔写着的7

我忽然反应过来,X是指我和徐沛洋,S是指孙睿阳,n是指展娘,7是指张昊洋,每个去过那间屋子的人都被写在这里了!至于这是诅咒还是要威胁杀了我们还有待考证!

 

【四个月前·午饭后·6号楼西边楼梯3楼】

“我们一直在2楼和3楼之间的楼梯上调查,可是那间屋子在3楼呢,你不觉得我们应该也去3楼和4楼间的楼梯上调查吗?”在徐沛洋的建议下,我们往上爬了一层楼。墙壁很脏,上面有很多脚印,却也没有什么字。

等等,这些脚印的位置都几乎和我一样高了啊,这些人是怎么踩上去的?我抬起头,发现甚至有脚印在3米高的位置!我感觉像是坠入的冰水中,一阵阵寒意从四周包围着我。这也太离经叛道了,这么高的地方,除非这人手上有吸盘或者他会飞或者他能改变重力方向否则根本不可能把脚印弄上去!

接下来又是一阵毫无预兆的尖叫,不是把我的脑回路的两端用导线连接起来了,而是用某种武器直接摧毁了我的脑回路!我一边尖叫着一边慌不择路地以最快速度逃走,我根本忘了思考为什么要跑,往哪里跑,最严重的是也忘了思考怎么跑,以至于我重重地摔在了楼梯上。摔倒后我竟没有感到丝毫疼痛,看样子我的神经中枢也一并被刚才的尖叫摧毁了。我一秒钟也没有犹豫地重新窜了起来朝楼上飞奔,等我连滚带爬地摔进了四楼走廊才停下,把刚才的“Whquestion重新思考了一遍。我回到三楼,问徐沛洋:“又发生了什么?!”

“你看这里!!!”徐沛洋指着墙壁,大有一种将要再次爆发尖叫的趋势。

接下来尖叫的轮到我了,这白色的墙壁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三个X!!!下面还用红色油漆写着13.32!!!

我转过身本能地想要再次跑走,却被徐沛洋揪了回来。我这时才看清,这写的是“XXX到此一游,13.32”!尽管如此,这还是很恐怖,毕竟又有三个X,而且作为到此一游的日期,根本没有十三月三十二日这一天啊,这日期一定有别的含义!显而易见,13反过来就是31

 

115日·晚上·电脑前】

我现在正在赶班级日记,客厅里灯已经关了,窗外也是漆黑的。由于一边写也在一边回忆那些离奇且诡异的事情,我总感觉身后或者身旁有什么东西……而且那间屋子似乎从侦探小说发展成了恐怖小说又发展成了灵异小说,谁知道以后又会发生什么呢。还有本来打算把文章命名为《闹鬼(下)》的,然后就发现,写到这里这件事还只讲了一半!那就这样吧,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