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与恶魔的战斗【蔡东岳】  

2016-12-12 12:08:09|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30      周三                 蔡东岳

与恶魔的战斗

    谨以此文纪念作死的我。

                                      ——题记

某天的晚自习,一位英俊潇洒、身材雄壮的中年男子,迈着虎步走入了五班教室,他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扫向四周,刷地抄起一个板凳,向讲台上尽力地放去。他是谁?他就是——方涛!一位带给五班噩梦的男子!

在我们班大部分同学疑惑的眼光中,他慈祥地笑了笑,从背后摸出了一个白色球体,用极其和蔼的声音道:“这只是个实验,大家不用理会。”

那声音如同春风拂过了泸沽湖,仿若春雨浸润了九寨沟,安抚了我们焦虑的心。可谁都没有料到,这竟是我们噩梦的开端……

第二天早上,我们像以往一样来到了教室,似乎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可在早自习下课之后,一切都变了。

那位名叫小勇的老师,把那个白色的恶魔摆在了黑板的正上方并且警告我们不许去动这个玩意。很明显,勇哥已经被这白色的恶魔所带给他的力量蛊惑了。

                   解救勇哥行动

为了防止勇哥走向不归路,我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就在当天中午,我就研究出了对付这白色魔头的方法。

吃完中饭,走到教室门口,我指着白色的恶魔对金莲(应该是金莲,具体是谁,太久忘了)说:“金莲啊,你看,那是什么?”

潘云林眯了眯眼睛,道:“监控啊,还能是啥玩意。”

我摇了摇头,道:“不,这你就想得肤浅了。你看这白色的恶魔,其实是有人专门派来陷害勇哥的。”

金莲一脸看脑残一样的表情看着我,我却好似没发现,自顾自地道:“你想,这监控摆在这,是不是会极大地扰乱勇哥工作时的心情,一边批作业一边看监控,这和一边工作一边看视频直播有什么区别!这是在害勇哥!作为语文课代表,这个时候就算冒着被勇哥误解的危险,我也要挽救他。”

说完我不顾目瞪口呆的金莲,身子贴着墙,一路猫着腰,把脚步声放到最轻,以免被这恶魔发现。在走到教室最中央的时候,我迅速把手一伸,一转,就把这蛊惑人心的家伙封印了。

门外的潘云林呆地的看着我,给我比了个“出彩”。我也觉得,像我这么忧国忧民的语文课代表,在这个浑浊的尘世里已经屈指可数了,也就欣然接受了这不知褒贬的“出彩”。虽然潘云林立刻对我的不要脸竖起了中指,但我也并没有还击,毕竟“高处不胜寒”啊。

周日返校,楼巍也把监控翻了过去,那么地随意。

下午勇哥到了,看了看监控,看了看正在座位上补作业的我,道:“这监控是你弄的吧。”

我坚决地否认:“不是。”我发誓,那是我本年度说出的最铿锵有力的一句话。

可谁知,勇哥似乎没听见,道:“以后这个监控被转了过去,不管是谁,只要被我发现,都扣你的分。”

那声音是那么的坚定,容不得一丝反驳。哎,勇哥,我救不了你了。

                 905班闹鬼事件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救不了入了魔的勇哥,那我们的性命也就难保了。于是,作为最能搞事情的五班,我们决定就算死,也要恶心一下那个给我们带来噩梦的家伙。

某天的晚自习前,我从寝室里回到教室,却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一群人在那边窃窃私语,时不时发出“咯咯咯”以及电锯锯树般的笑声。

我凑过去问道:“羊哥,你们在干啥?”

喜羊羊先用眼神表达了她对“羊哥”这个称号的鄙视,再道:“我们决定调戏那个监控。勇哥不是说要把我们晚自习前的一分钟在家长会上放出来吗,所以我们决定在晚自习开始前那一分钟集体盯着那个监控,什么事也不做,到时候勇哥……”

话音未落电锯又开始了工作。

一旁的天师也强忍住笑意,道:“就像这样。”一边说还一边做出了“滑稽”的表情。(如左图)

我看了看监控,又看了看天师,捋了捋下巴上的一根小胡子,道:“interesting!”

接着便去向金莲等人宣传,结果赢得了大家的强烈的一致的赞同。万事俱备,只欠铃声。可勇哥毕竟是勇哥,我们战胜勇哥的可能性就和勇哥能够按时放学的可能性一样。第一节晚自习下课铃还没响,我就离开了教室,去了四班教室分语文试卷。第一天的计划就此宣告破产。

次日,我们商议,一定要完成计划,为此我们还做了极多的准备工作。比如确定勇哥在晚自习开始前一定会在办公室,不会去倒水、上厕所什么的。为此,我甚至还向翔哥确认了勇哥应该没有尿频的毛病。

万事俱备,只欠铃声。依我们对勇哥的了解,只要勇哥的手机还有电,他就一定会看着监控。

美妙悦耳的上课铃终于响了。我正襟危坐,一脸“滑稽”。伸颈侧目微笑默叹,可谁知,左顾右盼,大家都一脸正经地陷入了作业的旋涡。

哎,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作 死

某年某月某日,晚自习时,监控中传来一阵杂音,好像是敲击键盘以及翻试卷的声音。我们一个个抬头凝望着这白色球体,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只有我,明白这时候勇哥一定在看监控。然后就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对着监控招了招手(对勇哥打招呼)。对,在明知道勇哥这时候一定在看监控的情况下朝着监控招了招手。

突然间,监控里传来了勇哥磁性的声音:“蔡东岳到办公室来。”接着,我就在办公室里度过了我余下的晚自习时光。

次日张昕原手里拿着袋梨转过头来,道:“我吃不下了,你要不要?”

我说要,就拿了一块。接着,忘了是什么原因,好像是和老卜聊天谈到了监控,然后我就去勇哥办公室外瞄了一眼,看到了勇哥在听刘佳莹背书,便回到教室,吼道:“暂时安全,勇哥在听人背书。”

于是便肆无忌惮地聊起天来。三分钟亦或是四分钟以后,刘佳莹一脸笑意地从勇哥办公室出来,对我说道:“勇哥叫你过去。”

我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可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勇哥办公室了。在勇哥面前,正好嚼完嘴里的梨。

勇哥看到了我咀嚼的动作,便问道:“你在吃什么?”

我道:“我在吃梨。”

“谁的梨?”勇哥追问。

“张昕原的。”我答道。

“她为什么给你梨?”

“因为她吃不下了。”

“那你为什么吃?”

“因为我想吃。”

“那好,你把这红薯吃了。”

“啊!”

“把这红薯吃了。”

“可以不吃吗?”

“不行。”

“为什么?”

“你吃了她的就必须吃我的。”

“可是我吃不下了。”

“吃不下也得吃。”

“可我不想吃。”

“不想吃也必须吃。”

在经历了这一连串的类似于审讯犯人般的对话后,我最终屈服了。屈服于红薯的淫威之下。至此,班里反抗白色恶魔的火焰彻底熄灭了。

【蔡东岳乃怪才也!我本来想要睡觉了,但现在不想睡了。这篇班级日记可免一周的值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