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鸿雁班上的“邂逅”【赵哲杭】  

2016-12-16 14:06:10|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7     周三                 赵哲杭

 鸿雁班上的“邂逅”

    其实,我从来没想到过与他会有过多交际,只是普通同学,似乎不存在于同一个次元中,就如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一般。然而,鸿雁班,让这一切都改变了。

    望望,我们班的东北大佬,在鸿雁班上,我与他成了同桌。

                       数学课

记得当初满怀期待,开始准备上重新分班后与望望同桌的第一堂鸿雁班课时,我本以为还是“老王”上的课,却没想到——走进B4班教室的,却是何老师。但何老师来上课,却为以下一系列的种种埋下了许许多多的伏笔(毕竟“老王”的课不敢开小差)。

在这第一堂课中,望望显得特别认真:望望看着老师讲题目,我看着望望,一幅毫无违和感的画面就这么组成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接下来的几堂课,我发现望望变得越来越不认真,以至于现在:望望似乎是没睡好,困极了,摇头晃脑的,仿佛随时都会无法承受头部的重量而昏睡过去。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望望的头抬下去抬起来,抬下去抬起来,逐渐逐渐,正在写的字越来越丑,以至于难以辨析到底是在写字还是在画鬼画符,终于,笔从他手中滑落,他双眼微眯,趴在了桌面上,于是就形成了望望在睡觉,我依然在看望望的毫无违和感的画面。但看着望望的这会儿,我的脑海中思绪万千:作为望望这样的好学生,怎么可以上课睡觉呢,于是我猛地想起了一个倪老师曾经教过我们的方法——扭大腿。于是,为了“拯救”望望,我毅然决然地把手放到了他的大腿上,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依旧坦然地睡着,但当触到那滑嫩的肌肤时(虽然隔着校裤与秋裤,但细腻的感觉依旧颇深),我似乎不忍心下手了。于是我稍稍改变了一下计划,从残暴粗鲁地扭,变成了抚摸,轻柔地抚摸着,抚摸着。望望开始有了反应(其实我污了),他抬起头来,以很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把我的手挪开,又陷入了睡眠。看来他真是累坏了,也不知道昨夜到底干了什么(其实我又污了),但我依旧要“挽救”他,于是我一狠心,拿起了我铅笔盒中的圆规。只见这圆规散发着银白色的光泽,我拿着它,决定帮助他悬梁刺股(虽然没有悬梁,只有刺股),既然他自己没有苏秦那样的高尚情操,我就让我帮助他拥有吧,反正结局应该是一样的,他会清醒过来,认真听完这一节数学课,之后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到这里,我还不禁为他感到有点小激动。我拿起了那个可以帮助他走向成功之路的圆规,向望望的大腿刺了下去,但结局是悲催的——由于校裤和秋裤太厚,望望竟然纹丝不动,连像刚刚那样抬头看我一眼都没有,哎,看来我终究没将望望从地狱的深渊里拉回来。最后这节数学课以望望基本没在讲义上写几个字而告终。

                         课间

下课后,我立马抓起望望的手,准备带他到一个只有男生才可以去的地方洗个脸,清醒清醒,但我没想到的是,一开始他居然很配合,难道他良?发现,要重新做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上了吗?但当我看到他拿起水杯的那一刻,我发现我错了,但好歹到了目的地,于是乘着他灌水的时候,我开始想如何让他洗把脸的方案。我知道他一定肯定绝对不会配合的,所以我先洗了手,然后将湿漉漉的手向他的脸上抹去,由于事发突然,他并没有及时地反应过来,于是我的计划“成功”了,可是之后望望的一句话让我意识到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可你洗的是饮用的热水啊。”天哪,这样就起不到“透心凉,?飞扬”的效果了,于是我打算重来一遍,但他似乎快灌好水了,我只好以最快的速度湿润了我的双手,往望望脸上袭击,但他似乎先我一步灌好水,躲了开去,于是我的计划又一次落空了。而且,随即不久的上课铃声打破了我想继续执行下一个新计划的可能。

                      生化课

    (由于是吴老师上的课,大家都很乖,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了,但唯一的亮点是吴老师上课时讲题目会让每个班各派一个代表,于是我和望望总会在老师叫我们班派代表发言的时候,祈祷,并默念“张心怡,张心怡,张心怡”如此反复。【我们班在B4班上课的只有我、望望、张心怡三个人】

                       物理课

高老师上课时总是幽默风趣的,特别是高老师一幅咬牙切齿的模样,常常令人忍俊不禁,于是,这也成为了可以开小差的一节课。在我的印象中,我与望望在上物理课时,也总是活跃的,活跃地开小差:比方说我们在徐叶彬的桌上用修正带划出一道来,然后写上赵哲杭、徐望博(望望的名字会被他自己划掉)到此一游。然而我们干的最大的一件事情便是换座位,因为我们坐在最后一排,后面没人,所以我们总是会在物理课最后十分钟的时候,从我在他的右边,换到我在他的左边,换人换书包换书换笔,而在此进行以后,高老师竟然从没发现过,或许他根本不会关注这些小事,而且他也不认识我们(虽然我们总共也才只换过2次座位)。

鸿雁班上课时,其实本不应该这么做,但在辛苦劳累了一天的星期二和双休日的最后一天晚上,同学们总是有些力不从心,打不起精神来。在此,还是希望以后能杜绝这种开小差的行为发生,毕竟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不尊重,更是对别人,对更辛苦的老师的不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