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明明都挺矮的【徐佳欣】  

2016-12-19 08:54:29|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25       周五             徐佳欣

                     明明都挺矮的

如果凭我的印象用身高给男生们分个类,那么一定可以分为简单粗暴的三种——矮的、中等的、高的。高的就比如王东来啊,张舟衡啊,张可言等等,他们在我的印象中永远是需要仰视的,(虽然CC现在的身高已经逼近以上三人,但是我对他的印象永远停留在初一,所以……)。至于中等的那批,额,就像曾繁浩,范裕欣……至于矮的嘛,如果抛开倪二不谈,那么剩下的只有杨浩川,还有,陈余垒。

正如你所见,剩下这两位,前者是我的现任同桌,后者是我的前任,额,同桌。

尽管他俩都长得挺年轻的,但,人不可貌相啊,这两人的差距,真是太大了!

记得第一次见到陈余垒的时候,我一直在怀疑这货是不是跳级了。个子小小的,脸长得白白嫩嫩的,比起班里的其他男生,他简直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

当他成为我同桌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这样的:咦?他怎么变成我同桌了?他刚刚说他叫什么名字来着?他会不会很高冷啊?看他长得这么可爱,内心一定很单纯啊,会不会被我带坏啊?他成绩好不好啊?会不会对我的排名造成威胁……#@&*%!!%#@

刚开始相处没多久,我真的以为他是个可怕的高冷的学霸。可是,我又错了(为什么要用“又”呢?因为范裕欣刚来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判断的。)后来,我和他的交流是这样的。

片段一:

科学课上。

班长问我:“无水硫酸铜和五水硫酸铜的区别,是不是一个是粉末一个是晶体啊?”

我回答:“这个……反正没有水的那个是白色的,有水的那个是蓝色的就对了。”

陈余垒:“那不一定啊,如果我把白色的硫酸铜粉末刷一层蓝漆,难道它就变成五水硫酸铜了?”

我:“陈余垒,你不要以为我把你刷成蓝色的,你就可以变成阿凡达了。”

陈余垒:“不是啊,就像我不用把你刷成粉红色的,我也知道你是只猪啊。”

(尴尬……)

片段二:

我不小心把他的笔碰掉在地上……

我:“喔?你的笔掉了,自己捡。”

陈余垒:“你……你……你碰掉的,你捡不捡?”

我:“没看见我正忙着吗。不捡。”

陈余垒:“你捡不捡?”

我:“不捡。”

陈余垒:“你到底捡不捡?”

我:“不捡!”

陈余垒:“不捡是吧?哼!(大家自行脑补他一脸傲娇的表情)……我自己捡。”

片段三:

班长最近上课很安静。(前方高能。)这事有点反常。

后来我才得知,班长正忙着在她的小词典里评选“大英百科全书七大美男”。

众所周知,班长的眼光是独特的。额,她看得上的,必须是那些不在人世的

班长:“你看你看,这个,制服的诱惑,帅不帅!”

我:“这个挺帅的,身材不错,就是脸有点老。”(一脸严肃)

班长:“你你你,你这什么眼光啊!”

陈余垒:“就是就是。你这什么眼光啊!”

班长:“垒垒,干的漂亮!”

陈余垒:“什么叫有点老,这明明就是很老啊!”

(班长尴尬……)

 

然而,期中考试之后。我迎来了新的同桌——杨浩川。从这以后,我才发现我有多舍不得陈余垒。至于为什么,这里我需要采用对比的写法。

照理说,女生的抽屉总是整整齐齐的,男生的抽屉总是乱七八糟的。然而,实际上,作为女生,我的抽屉乱得那是不堪入目,陈余垒的抽屉却干净得不要不要的。这让我很不平衡。每次我想理抽屉,他都会对我说:“你别理了,理了也白理,一节课就乱了。”但我只要把我的抽屉和他的抽屉一对比,就会忍不住去整理,所以我抽屉虽容易乱,但因为经常整理也不至于找不着东西。

然后,杨浩川来了。呵呵。我想他也没资格说我的抽屉了——试卷东一张西一张,书左一叠右一叠,看着都凄凉。我也就顺势为自己不理抽屉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至少我的抽屉比同桌干净了。

 

“陈余垒,我书先放你桌上了。”

“喔。”

“陈余垒,帮我把垃圾扔一下。”

“喔。”

“陈余垒,我领读的时候帮我交一下作业。”

“喔。”

“陈余垒,这道题怎么做?”

“你是不是蠢,我来教你……”

……这是以前。

 

“杨浩川,我书先放你桌上了。”

“你有没有素质啊。”

“杨浩川,这道题怎么订正啊?”

“我还没做呢。”

“杨浩川,老师刚刚说了什么?”

“啊?不知道。”(然后,没有然后。)

……这是现在。(欲哭无泪)

 

【实验课】

1.实验顺利完成。配合得挺好。

实验结束后——

“陈余垒,洗试管。”(乖乖拿去洗掉)——桌子上的药品摆得整整齐齐。

 

2.实验以失败告终。配合得,挺不好的(意见不合,各种试剂随便乱加,最后弄得一团糟。)

实验结束后——

“杨浩川,洗试管。”

“一边去一边去,没看见我正在置换银吗?致富之路。”

“可是可是……”

“不要吵,你自己去洗。”(我默默拿去洗掉)——桌子上所有药品都是乱的。

我就看着他把一坨黑黑的所谓银粉的东西,全部,倒在科学书上。这场面,不禁让我想起了去年他用双氧水和高锰酸钾混合加热制取氧气的故事。

 

明明都挺矮的,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呢?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换同桌以前的日子确实比现在的日子好过。真不明白王老师为什么要从我身边调走这样一个理科好又非常靠谱的落雁同学,(也不理解Tina为什么要在换位置之后才让我督促落雁的英语)……好吧,以上内容纯属娱乐,我没有丝毫想诋毁杨浩川的意思,也没有半点想追捧陈余垒的想法(班长不会放过我的)。

随遇而安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