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则斤杂文【林尧】  

2016-12-20 20:19:48|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8       周四             林尧

则斤杂文

    突然想起这周要写班级日记,于是我仔细地回忆了一下,我的每篇班级日记都在班里读过,果然还是这种自由发挥的作文比较合朕的口味。毕竟小爷是一个不受拘束(放荡不羁)的人。

                        春天到了

话说斯楚涵最近真的是脱胎换骨了,不知是是不因为恋爱了(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的关系,最近好像变得有些……诗情画意了。想当年革命年代,她和我还有蒋钰青一起无话不谈,跟我们的共同话题也十分相似,因此聊得十分融洽。尽管她的品位差了点,不过还是很有意思的。

然而最近

    鸿雁班的课间时间,作为九班卫生委员的我正和马伊凡一起愉快地带领着众人沉迷于“学习”。

突然,我开始冒冷汗,一阵冷风吹过,内心也莫名地焦躁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果然不出我所料,下一秒,一坨黄黄的东西快速地挪进九班,奔向讲台,——

“林尧姐姐!!!”瞬间全班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地扫向讲台,比每天送点心的小哥到教室门口的一瞬间我们的目光还要整齐,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这收悉的声音……我翻着白眼抬起头。

斯楚涵穿着宽大的一件黄色毛衣,说的好听一点是蝙蝠袖,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孕妇装,上面的麻花花纹是我奶奶穿的款式。她张开双臂,短小的袖子显得手短,更显得腿短,她张着的椭圆形的嘴和椭圆形的脸简直就是位似图形,额头上的头发像澳洲大龙虾的胡须一样飘逸在风中。眼睛里满是柔情和中午点到了炸鸡腿一样的欣喜。

她的嗓门实在太大,下一秒,所有人都齐刷刷地顺着斯楚涵的目光看向我。

“阿西吧!”我暗骂了一句,赶紧低下头,装作不认识这个黄黄的人,也装作不认识林尧姐姐。余光瞟过坐在我身边的老马,好嘛,这家伙已经别过头,后脑勺对着我,一副谁都不认识的样子。

“林尧姐姐你在这儿啊!!!”斯楚涵看到我,尖叫着(我以林则徐和林黛玉的名义起誓,真的很大声)跑下讲台,跑向我的座位,各位吃瓜群众都看着他们的卫生委员。

“哎呦喂你不是十班的吗过来干嘛?”我赶紧站起身,躲过她又大又黄的拥抱,不由分说地把她往门口推,然而她一边被我推一边大声地说话(我以《昆虫记》是法布尔写的事实发誓,真的很大声):“我来看看你啊!”

哎呦喂别别别,您还是赶紧回你自己的班去吧。”

“别啊林尧姐姐——”

“去去去!”

“你们班上节课好玩吗?”

“不好玩不好玩,你赶紧走!”

“别啊我很无聊的。”

“关我屁事,我老脸都快被你丢尽了,去去去!”

“别啊,林尧姐姐,黑板上值日生的字是你写的吗,好丑啊。”

“比你好看比你好看,你赶紧给我回去!”

“别啊林尧姐姐!”

“滚!!!”

在我忍无可忍地爆发的一瞬间,她被我推出了门,而那粗犷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再看看老马,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我,然后,然后我就出名了……

       饕餮老马

至于我跟马伊凡之间的关系,其实很简单,单纯的伯乐和老马的关系而已。但是,她最出名也是最恐怖的,不是她的单眼皮白眼,也不是被我模仿得淋漓尽致的口头禅:“狗屁!”当然也不是她那一眼便能看出的体重,而是——惊人的食量。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老马在上鸿雁班的晚上就一起去吃晚饭,然而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食量也开始渐渐地发生变化。从一个汉堡,到一个汉堡加一个蛋挞,再到一个汉堡再加一个鸡肉卷,再直到那天晚上,点完汉堡的她拿出一个装有五个包子的塑料袋,(虽然是小笼包,但每个都有半个拳头那么大,丁嘉楠的拳头!)震惊了我,当然了,为了让她少吃一点,怕她吃不下的我十分贴心地帮她吃了两个,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一个吃完的时候,她已经吃完两个了,这速度。看她大口大口地塞着,感觉胃口都好了许多。

终于,在我吃完两个包子和半个汉堡的时候,我双手一摊:“啊,我撑了,死都吃不下了。”

这时,老马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轻蔑,然后低头继续往嘴里塞着剩下的半个汉堡。光速之后,她居然把三个包子一个汉堡全吃完了,然后站起身,无视我比看伽椰子还要惊恐的眼神,十分淡定地说:“走吧”。

不得不说,虽然老马的食量很恐怖很恐怖,但我的内心还是很支持的,至于为什么是内心,因为我怕如果我行动上支持,那么我的体重会不堪设想。正在发育期的年轻人还是要多吃一点,才能有健壮的体魄,对生长发育才能有良好的保证。只有膳食均衡才能全面发展语数英科文德智(还真不一定)体美劳。只有多吃,国家的GDP总值才会提高,中国才能发展成强国,实现共同富裕,才能与各国进行文化交流,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话虽这么说,不过如果以老马的饭量,估计伯乐会穷得找不到回家的路……

      僚机

秋风萧瑟的夜晚,两位妙龄少女(实则神经病人)带着一只狗,带着走红毯的架势(实则逛菜场)漫步在街道上,对,就是那位肤色和黑夜融为一体的蒋钰青,过着所谓老年人的夜生活。

她正听着bts的音乐,在我身边摇摇摆摆的,突然,她猛地抓住我的手,小声说:“林尧你看,前面那个男生是不是很帅?”

目光锁定——

一个穿着淡蓝色上衣,背后有两条白色图案的高挑男子,手插在口袋里,十分优雅地走在我们前面,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乖巧的泰迪。

“嗯,确实蛮不错的。”

“养狗的男生最帅了。”她一脸花痴状。

我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瞬间明白了什么。

“要不要看看他的正脸?

好啊好啊。”

我瞬间开启僚机模式。

“这样,你,牵着狗,飞快地跑过去,然后,我家狗会十分懂事地勾搭那只泰迪,然后,你,就尽全力把狗拉走,然后,你就有理由看到他的正脸啦。”

她二话不说,牵着狗就冲出去,比跑200米还快,我赶紧打开手机摄像头,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刻,紧跟着她飞奔着。

但是,我家的狗好像突然开始装高冷,并没有搭讪那只泰迪,以至于蒋钰青都跑到那男的前面了,它都没什么反应。好吧,那个男的回头了一下,然后拐进小区里去了。

“怎么样,看到了吗?”我气喘吁吁地问她。

“额……看到了。”

“如何?”

“额……不帅,脸上还有豆豆。”

“那我们刚才……”

“……”

在回去的路上,她大声说:“其实我刚刚是在帮你牵线当僚机。”

“啥?”

“对啊,只要他一回头,我就先跟他道歉,然后把绳子丢给你,然后说‘这狗是她的’,这样你们就可以讲话了。”

我一脸懵逼,她刚才的速度都从我的手机屏幕里飞出去了。

“然后我就牵过狗,走到一边,你们俩慢慢聊不打搅了对不对?”

“才没有呢,你可是我们的林尧姐姐啊……”

开始撒娇了。

唉,女人啊,虽说我刚开始也有些激动,但纯属好奇,不过某人的心思我就不清楚了。至于照片,很多人已经在我的空间里看到了,说实话,现场看的时候背影真的很杀,至于脸嘛,我也没看到,就看蒋钰青的品位如何了。

霸道勇哥

之所以标题要提到勇哥,不仅跟他有关,更是因为就当稿费了。

大文豪斯楚涵曾这样评论他:“我每天下午都可以看到勇哥趴在楼道上撅着屁股看五班跑步。都快放学了,还要给我视觉上的打击。”

世界级美食家马伊凡曾这样评论他:“我就因为‘期(jī)年’读错了,他居然让我把这个字在办公室里大声地朗读了十遍。”

恋爱专家吕可易曾这样评论他:“勇哥嘛,那天上课他走到我旁边的时候我怦然心动啊,然后我猛然发现他的腿还蛮长的,而且吧,勇哥越来越爱笑了,笑起来像中年版的周鸣珂。”

吉尼斯大长腿获得者丁嘉楠曾这样评论他:“霸道勇哥,很霸道,越来越霸道。”

那么这个寒风萧瑟的下午,我陪蒋钰青抖抖索索地去操场上给勇哥背书。

在这里,我必须要插播一段勇哥立定跳远的直播(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看到的),他双腿内八字,十分滑稽地同手同脚地挥动着双臂,小翘臀一起一落,然后用力跳出去,落地后摆出了一个飞机落地的姿势,然而我并没有记住他跳了多远,只记得他落地后露出来的带着红色花纹的白袜子……

好吧,蒋钰青憋住笑,准备开始背语文。

“月下独酌,李白,花间一酒,独酌……”

“错了错了。”

“哦,嗯,啊?”她没反应过来。

“一杯酒啊,只有一杯啊?”

“哦!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嗯……举杯邀明月,嗯……对影成三人……嗯……”

蒋钰青的挤牙膏式的背书开始了,她看了一眼勇哥,勇哥瞪了她一眼。

“嗯……”

“月既……”

“哦,月既不解饮,嗯……影徒随我身(中间省略),我舞淫凌乱。”

“读‘影’!”

“淫。”

“影!我舞影(第三声)凌乱!”

“我舞淫(第二声)凌乱。”

“影,蠢货!

我和蒋钰青开始狂笑。

“我舞——影凌乱。”

终于读对了。

结果,她还是没过,回家的路上,她沮丧地说:“我其实背得很好的,都怪勇哥,我脑海里全是勇哥立定跳远的姿势。”

“你给我背一遍听听。”

“好,你听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她停住了。

“继续。”

“嗯……”

我叹了口气:“月既……”

“哦,我重来一遍。花间一壶酒(省略)对影成三人。”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嗯……”

“月既啊月既。”

“好吧,花间一壶酒(省略)对影成三人……额……那什么来着?”

“……月既。”我无语了。

“好好好,花间一壶酒(省略)对影成三人……”

“……”

世界都安静了。

“不会吧……”我看着她。

“……”

“月既啊月既啊啊啊啊啊啊!”

“花间一壶酒……”

“天啊!!”

“哈哈哈你别笑,花间一壶酒……”

“啊啊啊妈妈啊!”

“花间一壶酒……”

好像到最后她都没记住“月既不解饮”,都怪李白,都怪李白!!!!

好吧,终于写完啦,想写的事情实在太多,至于为什么要叫“则斤杂文”,纯属是因为鲁迅的《且介亭杂文》是在租界亭写的,而我的素材则是在厕所里想出来的,所以就叫《则斤杂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