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软萌萝莉,浓眉大眼【许赢月】  

2016-12-21 13:57:00|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13     周二        阴雨         许赢月

软萌萝莉,浓眉大眼

——记我已逝去的与栋哥同桌的时光

【前记】

晚自习。

陈睿走过来:“陈老师叫你去办公室。”

心里咯噔了一下。

 

办公室里。

勇哥:“你来看一下下周的座位表,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我:“嗯……我跟DC坐?”

勇哥:“对呀,你跟他应该没问题吧?”

我:“应该吧……”

 

【栋哥的手】

情景一:

上课。

“咔哒咔嗒咔嗒!”旁边的栋哥又开始制造噪音。所谓的制造噪音就是栋哥用一只手把笔盖拔开,再用一只手把笔盖盖回去,如此重复N次。

“咔哒咔嗒咔嗒!”我瞟了栋哥一眼,给了他一个愤怒的眼神。

栋哥幽幽地把眼珠往我这转了一下,当我的目光与他交汇时,栋哥的嘴角往下一撇,小眼睛里透露着无辜。手还在那动。

我转回去继续听课。

“咔哒咔嗒咔嗒!”声音还在。

我把整个头转过去瞪着栋哥。栋哥又用那一副憋屈的表情看向我。时间安静地走过五秒。声音停了。栋哥带着那一副憋屈的表情低下头去看课本。

战争结束。

每次这样的战争,一天得发生四次。

 

情景二:

栋哥的笔很神奇。

似乎每天被栋哥玩弄于手中也有了灵性。

栋哥像往常一样玩着笔。

“啪嗒!”笔莫名其妙地从栋哥手中飞了出去,碰到了桌子,之后,竖直掉到了地上。栋哥那经典的憋屈的表情重现在他的脸上。他弯下腰,屁股往后一挪,吃力地捡起了那只笔。之后。继续玩。

有时候,那笔的轨道极其诡异。

栋哥像往常一样玩着笔。

“……啪嗒!”笔再一次莫名其妙地从栋哥手中飞了出去。飞过了桌子,之后落在了土狗的旁边。这时土狗会转过头,看了一眼笔,又看了一眼栋哥,不矜持地笑了,然后又转过头去。栋哥那经典的憋屈的表情重现在他的脸上。他弯下腰,把屁股从凳子上挪开,一蹲,吃力地捡起了笔。之后。把它放在了桌上。

【栋哥的身体】

地球有地心引力。栋哥这位好学的家伙不惜牺牲自己证明了这一点。

情景一:

有一次下课,我又不知道因为哪个无聊的点开始“锯树”。

“咯咯咯咯咯……”旁边的栋哥把头低下,用手遮住脸,在底下做出一副拉屎拉不出、想笑不敢笑的表情,(栋哥的表情一直让人捉摸不透)然后整个身子开始往下塌,屁股一点点远离了凳子。之后。整个人弯成“V”字形凹了下去,坐在了地上。

旁边的乌龟看到,一脸坏笑地走了过来,跨过了国家、傅韬韬的椅子,弯下腰打算去做什么。

本以为乌龟会把栋哥扶起来,但毕竟把乌龟想得太善良。乌龟开始挠栋哥。栋哥露出了那许久没见过天日的牙齿。陈展在一旁(不知他何时出现的),傻呵呵地笑着。

“呵呵呵呵……乌龟……呵呵呵呵……你露了!呵哈哈哈!”

乌龟停下了手中的活,把衣服拉了拉。然后,继续。

旁边的我激动地问陈展:“什么颜色的!”

“呵呵呵呵呵……”陈展只是在那傻笑。

“灰的!”乌龟在挠栋哥的时候,突然喊道。

我一脸惊愕。那么诚实。

就我所知,乌龟有这么几个颜色的内裤——天蓝的、蓝白条纹的、灰的。

宣仪,拿走,不谢!

 

情景二:

有一次英语课。

栋哥身体又开始不安分了。

他把凳子的一边翘了起来。一脸舒适样。

后边的傅韬韬伸出了邪恶的肥手,戳了一下栋哥的肋骨。

“扑通!”

“啊~”全班的目光转了过来。Tina一脸惊愕。只看见栋哥整个人弯成“V”字形陷在了墙与凳子的中间。后边的傅韬韬脸涨成了苹果红。但他还是好心地把栋哥扶了起来。前面的土狗转过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栋哥,不矜持地笑了。

小番外:栋哥的身体真的是很不安分。课上到一半,无缘无故地开始上下抖动。抖也就算了,栋哥在抖的同时,总是顶着一副很严肃、很正经的表情。

表情的严肃与身子的抖动,运用对比,表现了栋哥上课很认真地在听讲。

嗯,好有道理!

【栋哥的思想】

栋哥真的是个老司机。还是那种一飙起车就快到无形的老司机。栋哥开的车快得让人害怕……

情景一:

语文课。

勇哥正在激情地讲着《精通中考》里的一篇阅读。

旁边的栋哥忍俊不禁——“噗嗤!”

我转过头,又看到了栋哥那亮白的牙齿。

栋哥把《精通中考》往我这移了移,指着勇哥正在讲的那篇阅读。

“赵迎辉……哈,赵淫秽!”

我一脸痴呆样。

栋哥见我一副好像没听懂的样子,又很认真地说了一遍:“赵迎辉——赵淫秽!”

我这才露出了老司机的笑容。

其实刚才只是被栋哥的车速吓得痴呆了……

 

情景二:

还是语文课。

勇哥正在激情地讲着《愚公移山》。

记得是讲到“操蛇之神”那一段。

勇哥刚讲完,去点PPT。栋哥嘴角一扬,说道:“呵,操蛇之神住违章建筑,愚公是拆迁大队!”

为了不让栋哥尴尬,我配合地笑了一下,毕竟我笑点还没低到这种程度。

栋哥似乎对这个点抓住不放,又说了一遍。之后,转过头对傅韬韬说了一遍。

栋哥这次飚的是慢车……

 

情景三:

依旧是语文课。

勇哥正在激情地讲着《蒲柳人家》

正讲完何满子不喜欢穿着红肚兜到处跑。

栋哥幽幽的声音从我旁边响起:“想一下勇哥穿着红肚兜……噗呵!”说完,栋哥露出了许久不见天日的牙齿,用手遮着嘴,羞涩地笑了。

栋哥接着说道:“勇哥穿着红肚兜到处乱跑……噗呵!”

我跟着栋哥的思绪想象了一下:

在那毒辣的阳光下,跳动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居然是勇哥!勇哥穿着红肚兜在运河滩上野跑,那红肚兜跟着风一鼓一鼓,隐约可以看到勇哥姣好的身材。全村的肚兜也没他这么花儿草儿的鲜艳,勇哥穿着,既显现出了勇哥的阳刚之气,又恰到好处的显现出了勇哥似女人一般的温柔,毕竟每个男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女人。

栋哥这车在勇哥这条大道上都敢飙到这么快!

综上所述,语文课是栋哥飙车速度达到鼎盛的时期!

【栋哥的语言】

情景一:

栋哥很喜欢说:“这么神奇吗~”

我跟栋哥讨论问题,当我报出一个与栋哥不一样的答案的时候。

栋哥一脸惊讶地说道:“这么神奇吗~”接着去看那道题。一般结果都是我错。

当绍荣用一种很理所当然的口气说着生物大道理的时候。

栋哥一脸恍然大悟地说道:“这么神奇吗~”接着去看科学书。然后又去玩笔了。

当黎明用一种这道题这么简单你们都不会做的口气讲完一道题的时候。

栋哥一脸疑惑地说道:“这么神奇吗~”接着去看试卷。然后拿起红笔做了几条辅助线。

栋哥这个人,这么神奇吗~

 

情景二:

栋哥是一个言简意赅的人。

就是那种多说一个字就会死的人。

我:“DC,这道题是不是选D?”

栋哥瞄了一眼:“哦。”

我愣了一下:“……是不是选D啊!”

栋哥:“哦!”

我:“我靠,到底是不是啊!”

栋哥:“哦!”

我放弃,去问宣仪了。

【栋哥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事件一:

栋哥是一个可以一心多用的人。

生化课。

绍荣正在上面生气地讲着生化试卷。

栋哥的桌面上摊着这么几样东西:一本科学书放在左上角,科学书上盖着一张生化试卷,下面藏着一本翻开的英语书,英语书下又摊着一张数学BFB

栋哥先订正了第一面的选择题,然后开始在底下疯狂地做着数学试卷。将近20分钟后,栋哥做完了第一大面。开始听S绍荣讲课。

过了五分钟,栋哥订正好了第二面的填空题,然后开始背英语。一直背到了下课。

之后奶奶又发下来了一张新的BFB试卷,一脸抱歉地说道:“刚才发错了。”这就神作了呀!栋哥乖乖地交了那张他已经做完一面的试卷。

栋哥之后很愧疚地说道:“觉得自己那节生化课挺不用心的,一边听课一边写试卷,还在背英语!呵!”

 

文综课。

代课的何芳在上面讲课。

栋哥在做那张第二次发下来的试卷,又快把第一大面做完了。

何芳似乎问了一个类似于“政协为什么做了准备”,在旁边的栋哥很不屑地说了一句:“新中国啊~”

我一脸惊讶地看向栋成。

栋哥看到我这表情,不屑地笑了……

 

事件二:

栋哥很擅长在课堂上自己找乐子。

不知道是什么课。

用余光看到栋哥头一会低下又一会高起,我便转过头看着他,发现栋哥在做一个很神奇的动作。

栋哥将自己的嘴唇贴近书本,然后缓缓伸出下嘴唇,伸长,黏住一页纸,然后把头抬起,那张纸就被翻过去了!

我一脸惊愕啊!

栋哥在这样做了两次后发现我在看他,就把头搁在了书上,不好意思地羞涩地腼腆地笑了……

之后回家试了一下,发现这个动作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做到的。

 

事件三:

栋哥的桌板是不能自己立在那的。

有一次下课,栋哥随手一撑,那桌板居然奇迹般地与桌子成九十度立在那。

栋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惊喜。

之后他一次次地想使桌板成那个状态,但终究没成功。

于是,栋哥放弃了,任意让那桌板倒向了土狗的位子。

上课铃响。土狗匆匆忙忙地回到自己的位子。

因动作过于猛烈,土狗碰倒了栋哥的桌板,栋哥这时正拿出书。那桌板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栋哥那只还在课桌里的手砸去——“啊~”栋哥的手被压了!后知后觉的土狗回头看了眼一脸痛苦又搞笑的栋哥,不矜持地笑了。

 

事件四:

这件事让我对栋哥的看法有很大改变。

我们正要去实验室做解剖猪心脏实验。

我先到了实验室。看到我椅子上有一小滩水,橘色的。我沾了一点,闻了一下,一股腥味:“嗯~血水!”之后我到处问有没有餐巾纸,然而没有一个人带。我勉强坐着那一半没有血水的椅子。

栋哥进来,看我用奇怪的姿势坐着,问道:“什么?”

我:“血水!”指了指那一滩水。

栋哥看了一眼。用脚把他的椅子推了过来:“嗯……”我一脸感动。我正想问栋哥自己怎么办,只见他用手一擦,把那滩水抹掉,然后去水龙头下去冲了一下,淡定地坐了下来。我一脸感动和惊讶地看着栋哥做完了这一整串动作。

此时响起音乐:“栋哥是个大暖男,长得又帅人又好,啦啦啦啦啦……”

 

我们开始做实验。绍荣先让我们用手指伸进主动脉看它连的是哪个腔室。

我本想试一下。手刚伸进一点便受不了那种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连忙抽出来。

旁边的栋哥站了起来。

握住了心脏。将手指快速伸进了主动脉。在里面胡乱动着。

十几秒后。栋哥把手拔了出来。整个手指都沾上了鲜红的猪血。

老卜看着栋哥的手指,满脸淫笑。

之前一直在我心中回荡着的那首《栋哥大暖男》的音乐戛然而止。

【尾】

栋哥是个好男人。

愿所有之后与他同桌的人都好好地珍惜他。

栋哥,是个好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