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传奇【竺家祥】  

2016-12-25 16:10:30|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12       周一             竺家祥

        

这是一片荒芜的土地,是一片光芒无法照耀到的地方,这里的白天阴冷诡异,晚上则会亮起惨白的光芒,在夜幕之中透出诡异的颜色,不时传来几声尖利的喊叫,撕碎了空气的寂静。谁也不知道这里掩埋了多少浮华,多少往昔,多少回忆,以及多少罪恶。这里,就叫做食堂,一个源自于上古时代的传奇禁地。

      ——引子

                      大师传奇

这天,正是月黑风高,百草凋残,一名神秘男子一人从楼梯缓缓走下,一步步向食堂走去,步伐坚定,却又带着轻轻的颤动,似乎在期待,又似乎在害怕。这名男子,便叫做大师。他回顾四周,似无变化,便继续他的行程。一步一步,正如他的为人那般稳健无比,十分可靠,从来不出半点差错。但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几名七、八班的男子将此人团团围住,并牢牢地挟持向食堂。其动作之迅猛正如饿虎扑食,或者是见到了我妈的二狗般迅速。当然,他们远远不止迅速这一特点,因为他们口中也不闲着:“陈兴良还我血汗钱!”一切就如折叠了时空一般,衔接得天衣无缝。以至于那时刚要走进食堂的我、老卜、昊洋三人不由一愣,大脑在瞬息间的震撼中暂时罢工。接着,在1普朗克时后,我们成功走出了这种惊愕,爆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其欣慰程度不亚于中国抗战胜利之时数亿公民的总和。于是我们感受到了他们心灵所发出的共鸣,一起大喊:“陈兴良欠下3.5亿,还我血汗钱!”随即加入了这场讨债的活动,与那个“大部队”一起加入了制裁大师的活动。其实要说为何如此,却也要从大师自身说起,那主要是因为他借了钱却可以无限延后还款日期的能力。他向你借钱后,说明天还,并掏出一张现金说他明天就充钱。但第二天中午你想讨债时,他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你只得作罢。晚上,你冲向小卖部,看见那个熟悉的影子。但你即将走近时,只听见敲打按键的声音渐次响起,接着是滴滴两声,饭卡余额便只剩一块不到,你悲愤地望向他,却只看见了一张嘲讽的脸:“太年轻。”当然,同时还不忘颤抖几下,来表达他此时的愉快。所以在多次目睹了以上情形后,五班男生有了一个共同的习惯,借了钱,大师还,反正他借过一堆人。因此,便出现了以上一幕。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万万没想到大师的触角已经伸向其他班了,故将其名载入史册,成为一段传奇佳话,成为江南实验经济史上的一个奇迹,提醒后人一个道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之后大师和我说:“我只剩三块钱了。”“你还欠我三块呢。”江南大师亡以应。

                       大哥传奇

依照我们的传统,茶余饭后,自免不了闲谈与吐槽,有许多段子和传奇也就正出自于这一段想象力喷发的阶段,典型的例子便是楼主的史诗级巨作——其气势之宏大,语言之雄壮,故事之惊险,真的让人怀疑其是否是托尔金的再传弟子。但这次的主角——大哥,则是更加的出彩。

所以接下来请欣赏905班一干男生带来的节目——舌尖上的大哥。

气温渐渐转凉,入冬了,在水米之乡长大的楼主深知,水是食物中最基本、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部分。寒冷的冬夜,楼主最爱的,就是用食堂古朴的铁碗,接一碗热气腾腾的浓汤,给自己泡一碗吴治纬头发汤。食堂清澈的汤底与头发这一大自然的恩赐碰撞,在舌尖酝酿出令人陶醉的清香,这淡雅的做法回归了食物的本质。智慧的教授知道,即使一桌之隔的两地,孕育出的大哥之类美食,味道也是截然不同的,这一桌的老司机们,更偏爱“舟车劳顿”之后,品味大哥烤饼这一美食,同时思考着下一个段子如何引人发笑。一口煎饼之后,让它与奶茶亲密接触,就能诱发出面食本身的香甜来,使其清爽可口。而另一桌的其他人,则凭借对美食的直觉,每个饭点,这桌人都会穿过食堂的小道,来到大哥的身旁。鲜嫩的鸡翅,通过与大哥肌肤的交融,让味道更深一层地投进肉的每一个分子中扩散,让这味道与肉的咸香混合,让鸡翅更加入味却又不腻,可谓是相得益彰。当然,口味高雅的我们自然不会辜负上天的恩泽,吴治纬这一天成的食材又怎么可以不用在西餐上呢?芝士焗吴治纬,芝士的奶香气,带着大自然纯朴的气息,与大哥这一珍品发生微妙的反应。在高温焗烤下,芝士在瞬间融化,锁住了大哥,也锁住了水分,使其质地嫩而不柴,在悠悠的灯光下,品味这一美食,也真是极好的。(以上内容均以真实谈话改编)

本期舌尖上的大哥就先到这里了。下期再见。(如果下期我还活着的话。)

其实当时的情况,是一群人围坐在桌子旁扯淡。一开始,我们先讨论食堂的伙食,然后讨论到了大师欠钱,又讨论到了大师在家吃什么,引申出我们在家吃什么,然后接入我们平时喜欢吃什么的问题,然后就是各种关于美食的讨论。我在侃侃而谈一通后,盯着远处房梁上停着的一只鸟(为什么会有鸟)有些放空。不久当我回过思绪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讨论吴治纬怎么烧好吃了。虽然我在内心说你们真能BB,但我却同样以无比快的反应接上了讨论。对,因为我也能BB。物以类聚,人以——。(都懂的)

大哥自己说:“红烧吴治伟。”

“不,白煮!”

“难道不用炖的吗?这样营养。”栋成如是说。

“油炸如何?”

“可以,配点香草酱蘸蘸更好吃。”

“不不不,这种稀世珍品当然要炭烧!要回归自然的风味!”

“不如抹些海盐,香煎吃,配红酒一杯,nice。”我说。

“对对对,用铁板煎。”

“当然用石板了!学学清涧的人民!”我大吼一句。

“芝士焗吴治伟,贼好吃。”昊洋说。

“太低俗的吃法, 哪像我配大蒜吃!”老卜开口了。

一阵危险的沉默,在场的住校生一个个知趣地离开了,只留我和昊洋在一个厚颜无耻之徒身边同样厚颜无耻地吃着。

说到大蒜,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大蒜传奇

数周前,天象大动(其实就是天气忽冷忽热),以致瘟疫横行(其实就是一堆人感冒了还互相传播),民不聊生。社会动乱,伤亡者不计其数(就是有些人重感冒请假了)。校领导异之,遂聚室而谋。论其三天三夜,犹未决也。后有高人,以奇山之秘果,禁忌之陈浆,混而封之,厝以九九归一之期,名曰“醋大蒜”。凡患者服之,无不愈,因得活焉。

看上去是个完美的故事,一个高人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世界。然而真的是这样吗?先举一个小一点的例子。

体育课下课,我们正一步步地走在楼梯上。服主拍了拍我,我正要回身问候,却闻一阵异味扑鼻而来。我瞬间做出了反应。

    “吃了几个?”

    “什么几个?”

  “大蒜啊!

  “哦,大概四个吧。”

  “离我三米开外,现在!”

    接着他便一脸淫笑地后退了。

“儿子你们在干什么?”这是我妈的声音。

“我要他离我远一些。”

“为什么?”

“他吃了大蒜。”

接着,我妈轻轻一闻,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复杂。先前红色的圆脸,已经变做苍白,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眉;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金莲),都眯成了一条细缝,这我知道,在我爸(不多说了)身边,整天秀恩爱发狗粮的耳朵,大抵是这样的。(似乎不太对)总的来说,她的脸上就是写满了两个字:厌恶。并且,她做出了一个和我相似的举动——“离我三米开外!”她大喊道。

你还说我不是你亲生的?

下一个例子,那就厉害了。可堪称得上是陈子言的后继者!那就是上文提到过的主角——老卜。那么他是如何来进行这一切的呢?请见下文。

公元大蒜纪年一月一号,他手拿一只铁碗走回来了。他重重将碗一放,一些汁水飞溅出来,散发出他口中所说“沁人心脾”的味道。那股味道一传开,各个人的反应截然不同。有的兴奋无比,问哪里可以拿。而有些,则和我一样露出了害怕的表情,————是的,就是这样。

并且颤抖地躲闪着。于是,一桌的人有人在大快朵颐,而有的人,则在这种味道的摧残下欲仙欲死,开始思考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这还哪里是防御瘟疫的?这玩意儿自己就是瘟疫啊!于是那个故事,就演变成了吃大蒜的人都变成了丧尸般的恐怖片。重点是,其他人把这当做点心,而老卜不一样,他以此为食!每餐中饭或是晚饭,必定会带上十几二十个,然后聚精会神地嚼着;重点是,旁边通常还会有几个人一起在哪里嚼着。然后,就是几个淫笑着的人一起咂嘴的恐怖场面。国家还尝试从老卜的碗中取出一些蒜来吃。老卜连忙说:“我已经不多了!自己拿去!”我当时就真的以为他的下一句话就是“多乎哉?不多也”,所以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开始咳嗽。但我看到老卜一脸春光灿烂伸来的手时,我清醒了,并后退了三米。社会的黑暗对弱势群体的摧残,可见一斑。

@孔乙己。

有一天吃晚饭,我、昊洋在见证了老卜创造世界纪录。他在那天,至少以十种方式吃掉了几十颗蒜。比如去掉汉堡的肉夹着吃,就着奶茶吃(据说那奶茶变成了蒜味),甚至是用竹签串着吃。在接受完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后,我们三人一起出门。突然听见后面国家大喊:“那两个吸毒的,站住!”我们两个恐惧大蒜的人以为他是抓老卜的,但他说两个?不对啊,等等,国家不也是吃蒜的吗?我们心照不宣地沉默了,然后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为什么会这样?”后面是老卜、国家和韬哥一同疯狂追击的恐怖组合。这也就算了,他们几个人的速度还是我无法理解的快;老卜不一般的快也就算了,为什么韬哥和国家也这么快啊?这大蒜不会是可以补肾的吧?我们疯狂奔跑,身后的脚步声才慢慢减弱,最后消失。我们认为这个穷追不舍的狂徒一定是老卜。转身一看,国家?又向后看去,发现老卜是距离我们最远的那个,似乎胃部不堪重负。(叫你吃几十个)当然,这也让我们深刻地意识到,被一群身上散发异味的人在黑暗的小道中疯狂追逐是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丧尸篇巨作——《江南行》,有人想看吗?反正我不想!这,就是大蒜的传奇。

多少风流的故事,沉淀成一朝的传奇。 每一次快晚自习时,食堂虽然人去楼空,但依旧闪烁着白色的微光。周围的那些草摇曳着,仿佛在细细地听着夜空中的风吟,仿佛是逝去的多少风华在呼喊

愿此刻永驻,愿我们所有人永不相忘。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就让这些传奇,成为我们记忆中永不褪色的美好吧。

再见,也为明天举杯。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