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食堂·饭卡·薛定谔【王栋成】  

2016-12-06 22:15:42|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7      周一                  王栋成

                                               食堂·饭卡·薛定谔

那是一个天色阴沉的傍晚,我和陈天阳在阴暗的校园的操场上结束了跑步,接着便经过了阴暗的小树(竹?)林,向着看上去非常明亮的食堂走去。

 

“呃,真的已经放学了吗?好像只有我们来吃饭了啊。”我们在食堂里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我们班的其他任何人。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我们依然心安理得地买了饭,找了个位子坐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副班长大人发表了一些放在过去是要被剜口割舌的个人想法。咳咳,我觉得应该维护他的言论自由权,所以还是不要指出那是什么了。

我们继续享用着食堂美妙的晚餐,在这时终于见到了第一个五班的人。

李若巍一边潇洒地哼着小曲,一边朝这里走了过来:“世~~上只有栋哥好,……没有栋哥我像根草……”把食物往桌上放下后又离开了。

……

你应该庆幸我的脾气比较好,这名李姓男子。

接着昊洋也潇洒地走了过来:“赤日炎炎似火烧,食堂饭菜半枯焦。学生内心如汤煮,公子勇哥兰指翘。”

天阳一脸茫然:“为什么每个人走过来都要唱歌啊?”

“还是天阳唱歌最好听了。”

“对啊对啊。”

于是天阳清了清嗓子,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唱道:“他不懂你de xin,假装冷静……”我们的目光也跟着向那边转去。

在那时我是这样想的:天呐!我居然同意郑德欣很帅了!莫非是因为他旁边站着一个高举手中饭卡的林泽鹏?

而这是我现在的想法:啊,万恶之源!

 

对于没有说明我感到十分抱歉,之前的第二句话指的是月月鸟手中的饭卡。

时间在同一天晚上,晚自习结束之后,月月鸟突然对我说:“我的饭卡又不见了。我今天刚补办的!”

我:“……”

回到了寝室里,他到处翻找了一下,然后大叫道:“啊——!我下午把它放在枕头下面好好的,为什么要手贱放进口袋里啊!”

(抽风状)

我:“……”(冷漠)

这时正巧学威回来听见了,然后……“我跟你讲一个亡羊补牢的故事。”

月月鸟:“啊啊啊——”(仍然抽风状)

学威又转过脸对我说:“那个人以为羊圈的洞太小,羊出不去。万万没有想到,那只羊可以跳出去。”

月月鸟:“哎呀,我裤子口袋破了一个这么大(约一元硬币大小)一个洞。”

学威“啪”的一拍手:“你看是不是!厉不厉害!”

见此情景,我感触颇深,忍不住对他们感叹道:“我突然对薛定谔很感兴趣。”

月月鸟(在床上脱了裤子仔细检查):“呜呜呜我的饭卡。”然而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另一条没有穿过的裤子也拿出来找。

陈学威(躺在床上,望着比其他地方高出三分之一的肚子):“对。薛定谔的猫这个实验,非常的有意思。”

我十分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把学威带成了一个中二少年。

产生这种想法是有原因的。

学威在听到我的话之后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按照那个说法,亡羊补牢的那个人如果在晚上可能丢了羊也可能没有丢,那么就可以说他的羊既是丢了也是没有丢。哦,月月鸟所以你现在不知道饭卡在哪里,它也是既丢了又没有丢。千万不要小看你裤子上的洞,那说不好就是什么虫洞。

第二天,月月鸟找到我说:“我的两张饭卡都找到了。”

天呐,薛定谔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