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奥菲利娅之死【程孟加】  

2016-03-19 17:48:34|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菲利娅之死

                                    ——806   程孟加

一、那丛玫瑰

我知道他们的秘密。

——奥菲利娅

今天的太阳似乎格外耀眼,毫不吝啬地将上帝的恩惠洒遍大地。天又微微有些转凉,我却依旧穿着那件乳白色的露肩连衣裙,肩袖上镂空的蕾丝设计正好可以用米黄色短款披肩遮挡住。披肩天鹅绒的内料轻轻贴在裸露的脖颈和手臂上,使我感到安心而温暖。

王子殿下说过他会在塞内加雕像的背后等我。当我见到他时,我一定要告诉他花园里的紫罗兰、红蔷薇和三色堇已经开得很茂盛了。大片的粉红、黛紫仿佛要耗尽毕生的绚烂似的点染了这个夏末,令人赏心悦目。我一直很喜爱王宫的花园,它使我倍感亲切,似乎可以抛开一切的烦恼。

我有些忘乎所以,不知不觉走到了花园中央的小喷泉那里。这时我才想起尊贵的国王陛下每日的午后都要在这小睡——所有人都知道。这时候去打搅他实在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但是我却不想离开,因为国王陛下的身后有一丛火红的矮玫瑰树,层层叠叠的血色花瓣像是漩涡一般吸引我的目光。它们实在是太美了,我着了魔似地盯着它们看,久久没有离去。

当我鼓起勇气想要走近轻轻地攀折一枝花朵时,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慌忙躲在一丛金银花树之后。来人是克劳狄斯亲王——王子的叔父。我一向很尊敬他,他是一位和蔼的长辈——王子曾经送给我一颗波斯的蓝宝石,那是他的叔父送给他的——我想此刻即使被亲王大人发现他也不会责怪我。

出于本能,我还是没有跑出来向他行礼。今天的亲王大人似乎有些不同,可能是天气有些微凉的缘故,他的脸色不是很好,苍白的皮肤上有些清晰可见的皱纹。他的有一些充血的双眼深陷在眼眶里,干裂的嘴唇紧闭着,我一时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我想起哈姆莱特殿下还在等我,便打算悄悄离开。

就在我转过身的那一瞬间,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呼叫。那声音充满了恐慌,像是在呼救又戛然而止。我心中一惊,想加快脚步,却不想披肩被树枝钩住了。就在我回过头的那一刻,看见了此生永远无法忘记的景象。

那便是噩梦的开始,给我的心中留下了终究挥之不去的阴影。即使很久之后,回想起这一幕我依旧会不寒而栗,感到就像沉入深海,口鼻都被灌满了水银一般窒息的痛苦。

我看到国王陛下两眼突出,额上青筋暴露,像地狱的恶鬼一般瞪向前方——他的嘴却被亲王大人死死地捂住了。紧接着他的脸色开始发紫,眼眶变成深黑,眼球翻白,皮肤忽然变得像蛇鳞一样一块块地暴起,头发在一眨眼的功夫全部脱落。然后他的双手才垂下,亲王在确认他没有了气息之后,把尸体推倒在水池里,疾步离开了。

我久久僵立在那里,身体不住地颤抖,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干渴的喉咙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

当我回过神来时,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我只想逃跑,远远地逃开。我开始无休止地飞奔起来,身后的一切都越来越模糊,耳边的风呼啸着;镶金边的白色高跟皮鞋摩擦着我的脚跟,我却丝毫没有注意到。

直到很久我才停下脚步,身边依旧是一片花红柳绿,却使我感到头晕目眩,一阵恶心涌到胸口。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瘫软了,我跪在地上,无助地抽泣起来。

我多么希望今天从没有到过这个花园!我多么希望自己并没有看见那丛血色的玫瑰!我感到全身像浸泡在冰湖之中一般寒冷,根本止不住颤抖。为什么我要看见这些啊!我只是到花园里寻找初秋的花而已,我现在应该与王子嬉笑着谈论无关风月的诗歌。可我现在却目睹了国王陛下的死,往昔的一切都被无情地撕碎,又有人在那些残片上燃起了熊熊的大火,燃烧殆尽的是这个秋日,紫罗兰、红蔷薇和三色堇,全然不复存在。

 

往后的日子里,我久久没有从这一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王宫的花园成为了我一生再也不愿踏足的地方。心中单纯洁白的世界就像被泼上了红色的血,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在这个动荡的时代,我相信将有一阵疯狂的腥风血雨被掀起,阴谋终将被揭穿。

然而我只能沉默在这个身不由己的世界里,我会对父亲大人和兄长的训诫言听计从,我会尽全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们都是伶人,都渐渐学会隐藏自己的悲喜;我们却又不是伶人,因为终究谁可以全身而退,都是未知数。

真怀念,那些曾经无知的岁月。

二、心之所向

一个也逃不掉。

                ——奥菲利娅

克劳狄斯亲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继位了。出乎意料的是,美丽的乔特鲁德王后再一次穿上了王后的朝服,站在了新王的身边。

我神色如常地在短时间内参加了先王的葬礼、新王的加冕礼和婚礼,那样的速度让人觉得讽刺,可没有人说什么。所有人都在葬礼上哀恸大哭,又在婚礼上眉开眼笑。

看着乔特鲁德王后,我突然回想起先王在位时——我们都忘记了那还是不久以前——王后依偎在先王身边,把小巧的下巴轻轻点在他的肩上;她满头金色的卷发柔顺地垂落而下,搭在白皙的胸前,点缀着珍珠发饰;她的神情像是被爱情滋润的少女一般,那样的满足和幸福,简直让人嫉妒。王后永远那么光彩照人,如今也一样。她又以同样的动作、神态站在新王的一侧,还是那么美丽、幸福,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聪明的女人,愚蠢的女人;幸运的女人,不幸的女人——都不过如此了!

哈姆莱特殿下会怎么想呢?他也许会为此悲哀、为此动怒,但不会有人去尊重她的选择。

王后选择了留在这里,留在宫中。我不明白这是否是正确的。这个我所恐惧、憎恶的地方,有人不惜代价地攀爬着,却没有看清楚自己只是在不住地往下掉,直到再也出不来了。

我真想离开,却没有勇气。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坐在阁楼的窗边正在读着哈姆莱特殿下的书信。那都是一些疯狂的不着边际的语句,却让我感到无比的心安。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繁华的港口和一望无际的大海。我从小就喜欢幻想海的尽头的模样,是不是真的有歌声动人的洛列莱。现在美好的幻想渐渐变成强烈的渴求,我不止一次产生了想踏上一艘航船远远地离开这里的冲动。

阁楼的门被响亮地扣了三下,兄长大人疾步走了进来。

“亲爱的奥菲利娅!”他激动地亲吻我的脸颊,“我已经得到国王陛下的准许,就要启程去法兰西了!珍重,好妹妹!”

我自然是知道这几日兄长大人一直在请求父亲让他去法兰西,即使他们没有告诉过我。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就得到了国王的同意。

“您如此急切的地想要走么?留下一个孤单的妹妹。”我说。

“是的,”他凝视着我,宝蓝色的瞳孔仿佛倒映着大海的波光,“不论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思念你,美丽的奥菲利娅。但即使有再多的不舍,我也即将离去了。我要到那片母亲的土地去!

他又虔诚地说了一句“阿门”,却将我的思绪拉到了海的另一岸。法兰西,那片母亲曾经存在过的土地。

记忆仿佛在一片云雾中变得清晰起来,带着母亲独有的体香,塞纳河静静流淌的声音,还有七彩的花海。香根鸢尾、法国玫瑰和郁金香编织成的童年,似乎不再遥远了。十三年前的法兰西,一辈子的法兰西。

我突然很想跳起来抱住兄长,乞求他带我一起走。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我更加希望能够和哈姆莱特殿下离开,就这样了无牵挂地逃跑。

接着他反复告诫我不要与王子有所接触,又说夜晚绝对不可以外出,宫中似乎有孤魂野鬼在四处游荡。我只是笑着,亲吻兄长大人的双手,开心地说了许多祝福的话。

秋日的骄阳照耀着微波的海面,船渐行渐远了,最终只剩下一个小点,在海面上起伏。

我突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安,赶忙跪下祈祷起来。

无所不能的仁爱的主啊!请求让兄长大人不要再回来了,让他在母亲的故乡安稳地度过一辈子,别要再与这里有任何牵连,就远远地离开吧!天佑兄长大人,阿门。

直到这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命运的不可抗拒性。一切仿佛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那场浩劫,终究是逃不开。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