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徐菁璐】  

2016-03-09 14:51:54|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        周二               徐菁璐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

好像最近我在作文里写我和徐沛洋的故事不多了,也许是因为最近我们并没有做过什么值得被“载入史册”的大事。毕竟我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到操场上去挖陷阱,去给各种野草起名字,去研究数字的诡异。但是至少有一点还是没变,或许在将来的十年之内也不会改变,那就是——我们两个所说的话十句有九句半是废话!

在这众多废话之中,也许最常用的就是“两点之间,线段最短”。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场合,回答任何问题。尤其是在别人问我问题,我不知道或者想要拒绝回答时。比如——“今天数学作业是什么?”“两点之间,线段最短!”“你正经点!”“王老师去开会了,我也不知道。”虽然这对话在旁人看来也许很可笑,不过我和徐沛洋是习惯了。话说这句定理得到运用时,并不是初一上我们学它的时候,而是初一下时那令我永生难忘的一通电话。这是我有生以来打电话最久的一次,我们没有任何要紧的事要说,却足足打了31分钟的电话!这是一个宁静而祥和的月圆之夜,享受这样的夜晚,应该是在洒满皎洁月光的窗台下,听着钢琴曲和窗外的虫鸣,读一本诗集。可是在接到徐沛洋的电话后,画风就突变了,我很怀疑邻居是否能听见我肆意而疯狂的笑声。而事实上,在那个夜晚我也没有做我幻想中的事,我只是在厨房里榨苹果汁,然后在手机响了之后我就站在客厅里打电话,然后我就靠在了沙发上,最后我就直接躺在床上一边仰望星空,(其实看不到星星来着,只能看到月亮,所以我才记得这是一个月圆之夜)一边跟她继续废话。而徐沛洋本是在深山老林里的一家饭店里,然后等得太无聊了才给我打电话,而最终直到菜都凉了才结束。不过我们的谈话内容么,我倒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全是无关紧要的废话,除了那句刻骨铭心的“两点之间,线段最短”!我记得我问了她一堆问题,她的回答全都是“两点之间,线段最短”。开始我表示不解并且为这句话笑了很久,然后我也很快开始跟着她一起说这句废话,以致我们大概说了不下32遍“两点之间,线段最短”!自此以后,这句话才开始得以广泛传播和运用。

是的,接下来“两点之间,线段最短”在全班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最有名的就是王意博在跑步抄近道的时候说:“王老师教我们‘两点之间,线段最短’,我们要好好运用!”看来这件事还没有被淡忘,因为今天早上跑步的时候看见陈老师直接从草坪穿过,陈展说:“看来勇哥也懂得‘两点之间线段最短’!”除了对这句话的应用,也有对它的改编。比如我和徐沛洋早就开始用手势表示它了,不过在这里无法描述。我们也不厌其烦地把它翻译成了英文:The line between two points is the shortest.这是至今为止最完美的翻译版本,不过由于我们不知道“线段”的英语单词,就只好把它先译为“line”了。

当然,我们的废话远远不止这一句。比如周一我哀叹了一句:“漏了两题,竟然就被扣了20分!以前漏题从来没有被扣过!”徐沛洋说:“那可能就是你以前漏的是小题,这次是大题。”我说:“如果它真的是大题我也不至于漏啊。”徐沛洋说:“那就是中题。”我又感叹道:“看来这事不是一点点严重……”徐沛洋接了一句:“而是两点点严重。”虽然以前听过她的那句“这道题不是一点点难,而是两点点难”,但我还是又一次笑了出来,就连夹在我们之间的张昊洋也笑了。徐沛洋对他说:“夹在我们中间,你迟早要疯的。”张昊洋却说:“没关系,我五年级之前比你们还疯呢。”开始我认为这话应该是并不介意我们这样。可我仔细体会了一下,他是五年级之前疯,而我们都是初二的人了竟然还是这样!不过我其实不在乎,若是能在沉闷的生活中拥有一份快乐,又何必在意他人的评价呢?如果时间和空间允许,我们可能会一直疯狂到高中毕业甚至是大学毕业吧。

昨天在李永吉位子旁边排队背书的时候,他突然问了我一句:“听说程孟加是你闺蜜?”我愣了一下,说:“是的,以前而已。”然后李永吉表示十分震惊。所以所谓的“友情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倒是不太现实,比如程孟加就从最好的朋友变为普通朋友,再到普通同学。也许几年以后,再听到这个名字时,留下的印象只是“我们认识而已”。当然,我不是来感慨世态炎凉,时光易逝的,要看这种文章大可以去看竺家祥和张昊洋的作文本,我只想记录一下我和徐沛洋的故事,否则它终究会被淡忘。也许很多人会觉得这篇班级日记就是一堆彻头彻尾的废话,不过至少有一点,明天再有人问我班级日记写了什么时,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两点之间,线段最短”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