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35℃【李永吉】  

2016-04-24 13:01:42|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5          星期五        晴      李永吉

            -35

在哈尔滨的一个小酒馆前,一个南方人走了进去,点了两个菜、一瓶啤酒,老板问他:“常温的还是冷藏的”,因为天气寒冷,他便说道:“常温的吧。”结果,冷藏的-4,常温的-35

班里同学的笑点每况愈下。在以前还有几个高冷的人物,比如说张昊洋、吴舒宸、毛雯琦等等,而现在没几个了吧。

当然我的笑点低得跟哈尔滨的气温一样。有一次文综课上课,童老师走了进来,也许是被人戳中了笑穴,我一看到童老师就觉得特特特特别地想笑,于是我就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呵呵呵……”这种笑不是那种猥琐的笑,也不是淡淡地笑,而是那种把人体所有器官组织五官都调动起来的笑,连头发和手指甲也在放声大笑,童老师也笑眯眯地看看我:“李永吉?”“哈哈哈哈哈哈……”1……”“哈哈哈哈哈哈……”2……”“哈哈哈哈哈哈……”,后来我终于停止了笑时,才知道自己被扣分了,童老师,你真是笑里藏刀啊!呜呜~~~

其实,我最近笑得这样多也是有原因的,实在是值得发笑的事情比较多。比如最近流行的“SOLO”(单挑),而此“SOLO”非彼“SOLO”,而是两个人分别背起两个人,背着上面的人需要走来走去,而坐在上面的人互相踢对方背上人的屁股。在这里以小辉辉和傅予的组合是绝配。让我来叙述一下当时的场景:两方已经准备完毕,小辉辉和傅予为一对,小欣欣和月月鸟是一对,于是小辉辉骑上了傅予(马),当这位骑士上了马以后,小欣欣不服输就想上鸟,可是刚刚上了鸟,不知是鸟的体力不好,还是小欣欣太重,小欣欣连人带鸟都摔倒在地上,哈哈哈哈……后来好不容易上鸟后,只见骑士带着马一阵冲锋,而大鸟却行动迟缓,小辉辉伸出双脚在月月鸟和小欣欣的屁股上一阵乱踢(后面情况请脑补脑补)。

除了小辉辉和蔡东岳的神奇对话方式,其实我们班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有一次我听到韬哥要找祥哥,于是便叫道:“竺家竺家我是祥,听到请回答。”后来沛公依样画葫芦便说道:“朱易朱易我是哲,听到请回答。,国家听后也便说道:“傅予傅予我是韬,听到请回答。”沛公狂笑不能止(这次没有笑得滚到地上)。

QQ群里的东西也很有意思。上个学期我们好像学过一篇叫《乌江自刎》的课文,内容大概是这样的:“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以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乃自刎而死。”经过我的改编,就变成了这样:“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以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乃自刎而死。”再加上上一段写的东西。于是国家便道:“沛公沛公我是项羽,我要在乌江自刎。”顿时冷场,有木有?冻屎我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