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野炊【徐晨仪】  

2016-05-14 21:49:00|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  

                       徐晨仪

作为初二下的最后一次外出活动,野炊必然是这其中的一大亮点。

一路上的期待,可是真的跑到烧饭的大棚那边又有点傻眼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台子,上面架着一口黑锅,下面是类似农村里烧大锅饭的炉灶,只不过尺寸小了点,旁边的地上还堆着一捆柴火——这是真想让我们自食其力的感脚!食材搬来了,烧饭的火也得跟上,不管技术怎样,都得硬着头皮上了。起初,一大群人围在灶台旁,柴草啊,餐巾纸啊,笔记本啊……但凡是能烧的东西,都一股脑儿地往里面扔。我划着一根火柴,可还没伸进去,就哧的一下灭了,顿遭同组人嫌弃,被推到了一边。又想尽各种办法,最后干脆先把那口碍事的大锅搬开,等把火烧起来了再放上去也不迟。在众人的不懈努力之下,我看到,亦或是感受到一簇小火苗开始小心翼翼地在中间燃烧,点燃了整组的希望。于是一激动,就把手里煽火的小本子舞得呼呼生风。可能是风太大了,把那簇还很脆弱的小火苗吹成了傻瓜,它又哧的一声消失在了柴草之间,留下一缕黑烟证明它曾经存在过,把下风口的几个小伙伴呛得睁不开眼睛。顿时有点泄气,偷个小懒瞄了几眼周围两组的战况,似乎也没差多少——都是在滚滚浓烟中继续与火苗战斗……火终究是烧起来了,但还很脆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需要有人照顾,喂奶倒是不用了,用柴草代替就行。

勇哥在中途跑过来探查了几次,依旧抱着那个相机,到处咔擦咔擦,记录下同学们的尴尬一刻。哦,对了,勇哥还教我们把木柴搭起一个高度,说这样火烧得更旺,用阿润的话就是“增大与助燃剂的接触面积”。提到阿润,就不得不提一下这次春游多亏阿润穿了一件新西装(标签忘摘),不然他要是跑过来帮忙的话,就不仅仅是把锅炸了这么简单的事了,毕竟老倪的实验黑洞是如此强大(可能我现在就得在天上打这篇文章了)。这么说来,是阿润的西装拯救了我们,膜拜膜拜!

诶,好像有点跑偏了,继续回到原来的话题。野炊处提供的柴草真心劈得不咋地,都是又粗又长的,如果直接塞进里面的话,不仅容易卡住,还会在外面留出一大截,太不美观不说,还老是扎我的手,看着特别烦。所以每根木柴在塞进炉灶之前都要经过一道工序——说粗暴点,就是用脚踩住一头,用手把另一头用力一掰,它就咔擦一声断成两截。用叶平的话来说,本宝宝就是体重担当,因为同样一根木柴在楼巍手上拗了半天都没断,在我这儿一下就断了。不过如果能拗起来再方便点的话,我也不介意摊上这个称呼。因为有时候遇到特别硬、特别顽固的,东西南北、四面八方拗了个遍,可它就是傲娇得没有丝毫要断的意思,那我也只能作罢。烧火烧到后来,居然烧上瘾了,往灶里拼命地加柴火,另一只手也没停下,就这么一直扇着,看到火苗蹭蹭蹭地窜上来就觉得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可能是我加木柴的次数太频繁了,以至于烧菜那边大喊“火太旺了,别扇了”,这才恋恋不舍地丢掉了手里拗好的柴火……

说实话,我们组的分工是有些混乱的——女生烧火,男生掌厨。烧火的片段上文已经提过了,那么现在就来说说我们组的两位家庭妇男。其实刚开始确实是几个女生在那里烧饭,可是第一个菜得到了欣哥深深的嫌弃,于是那些还没成型的鸡蛋就被直接捞进了垃圾桶。自那以后,那口锅就是欣哥的天下了。欣哥拿着铲子,有摸有样地站在那里炒着菜,看起来也真像那么一回事。栋哥站在旁边帮忙打下手,那个画面还是真心挺和谐的。看着看着,我脑子里就猛然蹦出来一个词——“贤妻良母”,原谅我脑洞大,可是我觉得如果给他们俩系上围裙的话,这个词还是挺贴切的。之后看他们俩做饭的照片,专注的神情,清秀的面庞(原谅本宝宝犯个花痴先),以后如果那个女生娶,啊呸,嫁给欣哥和栋哥的话,果断会很幸福滴!

之后就一直在水槽旁边帮忙,也不再去管火那边的情况。因为金艺此前第一次做的炸丸子太好吃了,所以很快就被嘴馋的某无名氏吃光了。在第二次炸丸子的时候,应该是由于油太多、温度太高等种种原因,整口锅就忽的一下烧了起来,上去把锅盖盖严实了——这也是老倪教的,要隔绝助燃剂。过了一会,还以为火已经熄了,拿开锅盖,火却又窜了起来,而且锅盖也烫得灼手,只能再盖回去。又等了一会儿,可是隔着锅盖我们也感受到火势并没有小下去。因为站得离锅比较近,我清楚地看到一个身影从我身后冲过去,一脚把锅盖踢开了,火顿时蹿得有一人多高,就在我面前直接烧了起来,可以感觉到一股热浪扑来。我也懵了,下意识地后退。事后,金艺说当时她听见有人说要把锅盖拿开。等火终于灭了,那口锅以及铲子也都焦了,上面黑色的糊状物质不小心粘在手上,搓了一下午才搓掉。好不容易把残骸都清理了,午饭的时间也就差不多到了。

这次野炊虽然说中间有一点小小的,没错,是小小的意外,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挺成功的,因为之前还一直担心烧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