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我们的江湖(三)【陈学威】  

2016-05-31 22:03:36|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516      周一            陈学威

     我们的江湖(三)

    凡是江湖,必不可缺的有一种东西。

    那就是帮派。

    

帮派的解释,大概就是在各个行业的精英的人士因为实在是艺高人大胆,于是这各种人便鱼龙混杂在一起形成帮派。

那么像我们班这种群魔乱舞的集体也就难逃劫难。这是当然的。

而带起帮派这种万花丛中一点绿的节奏的人,首当其冲就是某个无风也起浪的浪人。

带着如沐的睡意与起床气,我走到楼梯前,刚刚扶上扶梯,就发现欣欣和月月鸟又混迹在一起搞事情了。说实话这种事情也屡见不鲜,如果要把这种非法活动次次都描写出来的话,这篇文章也就得比那篇春游作文还要长个十几二十倍吧。于是并不甚在意。

但是这两人突然就开始推推搡搡起来了,月月鸟叉起腰,用手指着欣欣,大声喊道:“郑德欣,我们猪头帮就是从来不收你这种专长混吃混喝等死的废物!”

让我们来理清一下上一段的头绪。我们从中可以得到的信息有以下几条:1.月月鸟好像创了一个叫做什么猪头帮的非法组织。2.月月鸟好像不收欣欣。3.月月鸟骂欣欣“专长混吃混喝等死的废物”。4.月月鸟是想变成猪头了。

“哎呦,大鹏你最近好像很吊?”话说着欣欣撸了撸袖子,捏紧拳头,我正以为月月鸟要当名副其实的“猪头帮帮主”了,可是此时画风一转,欣欣也指着月月鸟,说道:“我才不屑于加入你那个什么猪头帮,大师的菜刀帮比你的猪头帮吊多了好吗?”

……好像更多的信息浮出了水面。

啊希……大师的菜刀帮……大师的菜刀……大师与菜刀……

如果说月月鸟创立了猪头帮这种非法组织还情有可原,毕竟月月鸟和这个帮派的名字的前两个字有着某种血缘关系,但是……大师和菜刀有什么半毛钱关系呢啊喂!

嗯……等等,大师,菜刀,大师,菜刀,大师,菜刀,大师,菜刀,大师,菜刀……

以上是一种名叫“凑字数”的修辞手法。

而我也终于晓得大师与菜刀有什么关系了。

那就是——大师挥菜刀的手速可能非同小可!当然首先你需要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广阔无边的脑洞,与接受新事物的好奇心,你才能想象出一个英俊逼人的青春阳光少年以他单身二十年(此处自动一波‘污污污污’的弹幕飘过)的手速挥起菜刀来是怎样一种风卷残云的壮观景象。

所以菜刀帮才得以与猪头帮分庭抗礼?

原来如此。

而此时月月鸟却面露不屑,神情轻蔑地对欣欣说道:“切,大师其实是我们猪头帮第二小队队长,他的小队里都是单瑶这种强大的人物坐镇,菜刀帮什么的都是在瞎逼逼。”

……又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了。

不过月月鸟你确定如果单瑶看到了这段话不会把你堵在墙角里揍到你生活没法自理?

介于他们的两人之间剩下的对话实在不堪入目极了,于是我快马加鞭地前往操场。

当然亲爱的读者如果你以为事情到此就会告一段落的话,嗯,怎么说呢,也可以说是告一段落吧,当然,也只会告这么一会段落。但是如果你真的以为会就此告终的话,那你就太天真了。

操场上吹着略微清凉且猛烈的风,天色不显阴沉也不显晴朗,大概是“万里无云”能形容的天气了。也许是因为空气的湿度有些高,感觉胸口有些闷。当然在队列里面的位置我是排在月月鸟的左边,所以东施效颦这种事是怎么都不会发生的。

于是随着我的预测,月月鸟这浪人终归是要开始搞事情了。

排好了队以后,我耐不住搞一波事情的欲望,于是伸出手拍了一下月月鸟的肩膀,说道:“鸟哥,听说你是一个非常有道德涵养的人啊!”

道德涵养的典故源自于体育课之前的午自习,月月鸟因为音乐课的事情被单独罚写检讨却没有抱怨于是得到“是一个有修养的人”的表扬……其实听到这里我简直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非常地想吐槽,只是觉得如果在这种时候吐槽的话,鸟哥在勇哥心中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道德涵养”形象恐怕会轰然崩塌。

鸟哥的不抱怨,纯粹是因为他恶事做尽,惨绝人寰,所以被惩罚之后心中有愧,也确有其事,所以他才夹紧尾巴做人,额,做鸟,而不敢抱怨吧。

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

这只鸟就是这样的。

接着月月鸟闻言顿了顿,旋即做出一副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模样,双手背在身后,写满了“我就是贱人”的脸上故作深沉,然后双眼一眯,对我说道:“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非常有修养的人,不像你们这些傻逼凡人一样乱说脏话。”

……乱说脏话是什么鬼?!!!看来现在不仅月月鸟的脸上写满了“我就是贱人”,看来这个人是要成为了“十年磨一剑”的剑客了是么?!!!那么鸟爷介不介意我来帮你磨磨剑呢?

心中如是想,本来也想有所行动,但介于上课,所以不敢付诸行动。

可是鸟哥还在得意忘形中,在我的视角里看来,呈现了如下画面:月月鸟的脸上露出了浮夸且得意的微笑,身体呈一种不可思议的幅度在摇摆,简直足以媲美磕了摇头丸的大师的shake,不,也许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后。

正常的剧情走向应该是老冯发现了得意忘形的月月鸟,然后把他揪出来大骂一通,但我们这是非常严谨的文章,不会出现这么正常的桥段。

所以。

现实的剧情走向如下:

月月鸟在自我陶醉地shake了一波后,然后对着我说道:“威哥,你要不要参加我们猪头帮?”

那么……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这个……老梗不要在意)……我对月月鸟说:“看在你都跪在地上求我加入了,我就勉为其难地加入吧。”

原本我期待着月月鸟翻脸比女人翻书还快(貌似有什么不对劲),而这时一旁的金莲突然探过头来问:“我能加入么?”

此时……月月鸟面露不屑:“我们猪头帮从来不收你这种混吃混喝等死的废物!”

……

金莲撸起袖子。

月月鸟:“我们猪头帮从来不收陈学威你这种混吃混喝等死的废物!

我:“靠,我不是已经加入了你那个什么狗头帮了么?”

月月鸟:“好像是哦……”

    此时金莲卷回袖子。

    月月鸟:“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让潘云林加入大师小队吧。”

    眼见金莲没有撸起袖子,于是在过了一会儿之后,月月鸟就突然抽风了,他俯下他庞大的鸟身,双眼微眯,把巨大的鸟喙移到我的旁边,轻轻地发出鸟之低语……于是以上的正常画面就被打断:“威哥,其实金莲是开后门进猪头帮的。”

    于是金莲又撸起袖子。

    月月鸟:“陈学威,我最看不起你这种靠走后门走关系进我们猪头帮的人!”

    ……

    话说……是我不会撸袖子还是我是金莲之流的乡野莽夫?

    “切,谁稀罕加入你这个什么狗头帮,依我看,狗头帮的帮主就是狗头三……”的确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狗头三……狗头三……狗头三……原来如此!原来月月鸟的猪头帮的原意是帮主是猪头三!

    恍然大悟。

    原来鸟哥是想做猪头三啊。

    想做猪头三直说嘛,何必大费周章创一个什么猪头帮来显示自己是猪头三呢?显然没必要嘛。

    额,等会,好像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显然是有着不对劲的地方……果然是有着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帮主是猪头三而不是猪头大呢……猪头大……大头猪……猪大头……对,就是猪大头!

    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下去,猪头帮的副帮主就是猪二头,第一小队队长才是猪头三……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猪头帮啊。

    不愧是鸟哥。

    

    可若是没有月月鸟……这天下必是会少了些许给人带以放浪形骸的风浪呢。

    所以说:

    凡事,必有两面性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