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山海经”传奇【张廉民】  

2016-07-29 08:44:02|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530       周一            张廉民

                   “山海经”传奇

这周一定是自初中以来最神奇的一个星期了,这是因为有一只山海“精”多次、且连续光顾了我们寝室, 给我们四人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当时,除了蔡东岳在洗澡外,我、楼主和乌龟都在寝室,楼主正面对着我和我聊天。突然,一个肥硕的褐色的、略带恶心的不明物体摇摇晃晃地飞进了我的视线。我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此时的楼主由于背对着那玩意,所以还很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以为我见着鬼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的确如此。接着,就看见那玩意儿踉踉跄跄地撞在了楼主床上。期间它的飞行路线歪歪扭扭,完全不知道它会往哪里飞。那飞行路线跟大雁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所以,我下意识地惊叫一声:“我去!这什么玩意!”楼主大概是被我吓到了,也猛地回头,可他并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惊天怪物——他也惊叫了一声。(楼主就是那么的后知后觉。)

一向怕大虫子的乌龟肯定也目睹了这一恐怖事件,所以他瞬间扔掉了手中的电话听筒(就是“扔”),跟我们一起惊叫了起来——此时的寝室中除了惊叫声只有惊叫声。

我实在受不了这个恐怖的东西(据我的观察,这应该是蝼蛄),所以只好说:“快去叫高老师吧!”楼主和乌龟异口同声地说:“好好好!快去叫!快去叫!快呀!”我打开寝室门,猛地冲到高老师面前,跟她说我们寝室有一只超大的虫子。可高老师此时一脸淡定样,慢悠悠地放下手里的手机,说:“你们也真是的,这有什么好怕的?一只虫子而已嘛。”一听到这个“而已”,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能脑补一下这肥硕的东西在楼主的床上肆无忌惮地爬来爬去的样子吗?

乌龟显然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他也跑了过来,那地板震得跟地震一样。他也跟高老师说了同一句话。高老师这才不耐烦地站了起来,走向我们的寝室。

一跑回寝室,就见楼主弯着腰看着乌龟的床,说:“不见了。”“什么?在我床上不见了?”乌龟直接跳了起来:“完了完了,今天晚上怎么办呀?”楼主的眼力显然不怎么样,我走了一圈便发现那虫子在乌龟蚊帐的一角。高老师弯下腰,说:“你们别说你们很难受,它也难受着呢!下不去又上不来的,很痛苦的。”我很奇怪高老师是怎么做到如此喜欢虫子的。

目送着高老师将它扔到窗外后,我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便都忙起了自己的事,开始安静了下来。可是,我们错了。当我拿着脸盆回到寝室时,看到回来不久的蔡东岳和乌龟一脸惊恐,十分用力地把玻璃门推紧。看到我回来后,蔡东岳说:“又回来了!”“什么?”我放下脸盆便往玻璃门跑,“在哪儿呢?”蔡东岳指了指玻璃门的最下面。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只虫子正在门外脚下匍匐着。蔡东岳说:“乌龟,你快去跟高老师说一下,就说那‘山海经’又回来了。”

“山海经”?为什么叫这个“山海经”呢?这个新名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蔡东岳接下来就解释了这个名字的由来:“因为高老师之前说‘这只小海军好可爱啊’,但我听成了‘山海经’,所以现在就这么叫它了。”

……

此处省略一次几乎一样的经过。虽然高老师只来了两次,但这只“山海经”前后一共来了三次。最后还是乌龟用蔡东岳的鞋把它给拍死的。

这次怪异的经历至今仍让我心有余悸。估计我们寝室的四个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忘记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