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山海经”和它的伙伴们【蔡东岳】  

2016-08-12 11:17:22|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531     周二          蔡东岳

“山海经”和它的伙伴们

本来关于“山海经”的传说经我们寝室协商,应该是由开心来写,可是后来,我发现没什么好写的了,所以,我决定连同“山海经”和它的小伙伴们的所作所为一并揭发出来。

 ——题记

五班的男生寝室,历来就是虫子的聚居地,在初一的时候,就流传着楼主徒手捏蟑螂的传说。可是,自从楼主被“山海经”的伙伴吓破了胆之后,他就对虫子产生了心理阴影,成为了“山海经”传说的垫脚石。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在乌龟的例行娇喘和乌龟娇喘完被开心例行吐槽徐晨仪太重乌龟受不了后,一切归于平静,可谁知就在这鸦雀无声的黑暗中,一阵足以传到对面寝室的翅膀扇动声传入我们的耳膜。

“什么声音阿,那么恐怖的哇。”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开心床上传出,可不过三秒,开心又发出了和之前的声音截然相反的尖叫:“卧槽,这只虫子在我蚊帐上!”

楼主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想引来高老师吗?喊那么响!不就是只虫子吗?”

“卧槽,真的好恐怖啊!”在楼主刚说完了这句话后,我也像开心一样叫了起来。因为我也看到了这只虫子!不算翅膀就比校牌稍大些,张开翅膀后,有三块校牌并排放那么大。而这还不是我叫起来的根本原因,真正原因是,它竟离开了开心的蚊帐,向我这飞来。就在我心里念叨着早死早超生安慰自己的时候,它停住了,停在了窗帘上,这回楼主和乌龟也看到了它的身影,楼主还好,毕竟再胆小,也有以前的底子,只是和我们一样叫了出来。可乌龟就不一样了,他竟在那边……哎,他的表现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若非要打个比方的话,大概就和听说了徐晨仪其实是男的一样吧。

本以为它会很快飞到别的寝室或在窗帘上安静下来,可我们错了,它竟然从窗帘底下爬到了窗帘后面,然后发出一阵阵剧烈的翅膀与窗帘摩擦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寝室内,这声音就像是一辆改装过的哈雷从大街上开过一样。震撼人心。

过了大约三四分钟,声音逐渐平息下来。可时不时还会有一些剧烈的翅膀和窗帘碰撞的声音传出,引得我们一阵心惊肉跳。

我们经讨论,决定派一个人去把万能的高老师叫过来(我们生活老师),可我和开心的床离窗帘只有一步之遥,就怕那虫子趁我和开心打开蚊帐的时候直接冲到我们床上,所以,这个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了楼主和乌龟两个人。而楼主这个人吧,我们又搞不过威胁不了。(前两天我和乌龟两个人搞楼主一个结果两个人都被摁在了床上。)所以生活在B412寝室生物链靠下位置的乌龟,在在我们以“如果你不去你和徐晨仪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就没了”的威胁下不情不愿地下了床,可他的脚还没碰到拖鞋,那只虫子就发出了一阵响声,乌龟连忙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把脚伸回了床,说什么也不下来了。

又过了大概两分钟,乌龟发现好像真的什么事也没有了,再加上这两分钟之内我们的各种威逼利诱,他再次把脚伸出了蚊帐。就在他人刚刚从床上下来之后,就以堪比博尔特的速度冲向寝室外,去找高老师。

我们在听到了乌龟对高老师的一阵“我还不想死”,“这虫子长八寸宽八寸太恐怖了”和“高老师为了祖国的花朵社会的栋梁你也要救救我们啊”之类的话后,终于,看到了被乌龟洗脑的、拿着个扫把严阵以待的高老师,和躲在高老师身后,只露出一个头的小乌龟。

高老师把手电沿着我们寝室照了一圈,说道:“那只把你们吓破胆的虫子在哪呢?”

我们指了指窗帘,异口同声地说:“就在那,窗帘后面!”

高老师拿扫把把窗帘抖开,看到了一只翅膀和窗帘紧贴在一起的小虫子,呆了一下,不屑地“嗤”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没想到就是那么只小虫子啊。”

说完,就把那只虫子弄到地上,在我们四个人的注视下,直接用扫把它拍死了。

然后丢给我们一句“你们几个大男生怎么这么没用,连只小虫子都搞不定”扬长而去。只留下我们几个人在风中凌乱。

你们以为以上那只虫子就是“山海经”吗?你们想多了,那只是“山海经”的一位伙伴。“山海经”如果那么容易就死了的话,那还配得上是寝室最可怕的虫子吗?下面才是山海经的故事。

那天我洗完澡,在回寝室的路上碰到了高老师,高老师看到了我,说:“蔡东岳啊,你知不知道你们寝室又有一只虫子啊?

我愣了愣,道:“怎么可能?高老师你别骗我了。”我觉得这肯定是高老师知道我们寝室的人都怕虫子所以骗我来的。

可我回到寝室,就发现了个很严肃的问题——楼主和乌龟抱成一团叫妈妈。我挠了挠头,不会真的有虫子吧?我刚把毛巾挂好,高老师就进来了,道:“那只小虫子在哪啊?”

只见乌龟指了指他的床,道:“在那!就在我的蚊帐上。”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有一只长着两个触角的通体乳白色,但有着一条条黑色条纹,远看有点像小骷髅的虫子。(附图一张,由于作者怕虫子,图片中虫子没有颜色)

 

“呀,这不是只小海君吗?那么可爱!”

“啥,‘山海经’!难怪这只虫子那么恐怖!”我们寝室的人异口同声。

那天晚上熄灯后,我们经过讨论,‘山海经’就成为了这只可怕虫子的名字。当然这是后话不提。

高老师白了我们一眼,貌似在对我们的听力进行鄙视,然后拿扇子接住了这可(kǒng)爱(bù)的小虫子,然后左顾右盼,发现就这么把它就放寝室里不太好,于是就打开寝室的玻璃门,把这只小虫子丢到了楼下。

其实我当初很想喊一句“高空抛物扣七十分”,但为了我自己不被扣分以及处理掉这“可爱的”虫子,我忍住了。

但事实证明,其实我又没有忍住,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在高老师把那只虫子扔下去之后,它自己又飞了上来!我们看到了从楼下飞上来的“山海经”之后,一个个面露惊恐,我和楼主把玻璃门死死顶着,就怕那“山海经”施展滔天法力,把玻璃门打开。

而乌龟和开心则跑去叫高老师。

过了没多久,高老师就来了,看着在阳台上爬行的小虫子,再看看我们的惊恐样,一脸鄙夷,道:“你们看看你们,有什么用!”

“就是,小阳子,说你呢!有什么用!”乌龟指着天阳说。

天阳很惊异乌龟会说出这番话,道:“小乌龟你很跳么,自己到床上躺好!”

 “小阳子,啊呸,天阳,你听错了。”乌龟听了这句话立马改口,对着我说道,“说你呢!有什么用!”

我听了这番话,也道:“小龟子你很跳啊,信不信我明天就到徐晨仪那说你坏话!”

 乌龟听了这话,很不屑地说道:“切,谁怕你啊,你个怂!没错,开心我就是说你,连只小虫都怕,你有什么用!”

然后乌龟就被开心少儿不宜了。

高老师在我们闹的过程中,把那只虫子又扔下去了。

你以为故事到这就happy ending了?不,真正的故事走向是这样的。

就在高老师前脚刚踏出我们寝室门,我就看到一个乳白色的东西撞击在了我们的玻璃门上。

我喊道:“‘山海经’又回来了!”

我们四个人趴在玻璃门上,看着这虫子在阳台上慢慢爬动,慢慢向我的鞋靠近。

我立马冲出寝室找高老师帮忙保护我的鞋,可我好说歹说,高老师就是不相信。没办法,我只能回来。

我刚到寝室,就看到乌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就知道没好事。

立马我到玻璃门前,定睛一看,那‘山海经’竟然已经死了!就在我疑惑它是怎么死的时候,开心一边憋笑一边对我说:“乌龟拿你的鞋拍死的。”

我听了这番话,回头去找乌龟,可他早就跑到了寝室外的走廊上。在走廊上,他对我说:“我只是想让那只虫子死得快一点,你想,它跑到你鞋子里被臭死得有多痛苦啊,我这是在帮它。”

“嗯,很好,既然这样,乌龟啊,我也让你不用受生活的折磨了可好?”我听了他这番话,答道。

然后,乌龟就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楼主拉进了寝室……

晚上熄灯后,大家在聊这只“山海经”。突然,楼主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死的这只比一开始发现那只要大……”

接着一片寂静。然后我借着月光,貌似看到开心床下有一个白色的、带着黑色条纹东西……

(此文为寝室里的真实故事,结合寝室里以前真实发生过的事改编而成。)

    后记:如果大家想知道那只被打死的“山海经”是不是一开始发现的那只“山海经”,请编辑短信发送1+“是”或“不是” 到13362355012进行有奖竞猜。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