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猪大头和猪头三的故事【吴含之】  

2016-08-16 11:35:39|  分类: 2014级5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61     周三         吴含之

                       猪大头和猪头三的故事

众所周知,月月鸟从来不是一个正常人,哦不,是一只正常的鸟,可是当他遇上李若巍了之后……他就更不正常了。

自从读了逗逗的班级日记之后,月月鸟便自称为猪大头。某天下课,楼巍:“鸟鸟,我要加入猪头帮。”月月鸟慵懒地抬起头,扫了一眼楼巍,随后又低下头去说道:“我们猪头帮不收废物。”楼巍一拍桌子,话还未出口,月月鸟急忙又说:“别别别,亲爱的巍巍别激动,我可以授予你一个封号,你就叫猪头三,嗯,这个名字不错。”楼巍似懂非懂,却还是坐回位置。兴许是楼巍觉得月月鸟是默认了他已加入猪头帮,当天下午突然向我要了一块红领巾,说要和欣哥戴一样的标志,然后月月鸟也转了过来,我的两条红领巾就光荣地飘在两个已经不是少先队员的“无业游民”胸前了。

可是事情并未了结,某天中午,我回到教室,月月鸟似乎已经给我们组的所有人取好了名字,一张纸上布满了“猪字辈”的字眼,如徐晨仪的什么“小香猪”,DC的“猪打碟”,应该还算正常吧,可是貌似没有找到我的。我抬头望了望楼巍,他示意我往后翻。我慢慢把纸往后翻了几页,背后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猪刚烈。等会儿,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猪刚烈,猪刚烈,猪刚烈,猪肛裂!!!这应该不是我的吧,不是吧,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要默默放回去,我要装做在写作业,我才刚吃完饭,我要去办公室,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然而楼巍的笑声已经从左边传来:“啊哈哈哈哈哈……猪肛裂,哈哈哈……”“林泽鹏,你还有十秒钟发表一下遗言,我会帮你照顾好沈奶奶的。”被楼巍的魔性笑声一逼,不得不承认我似乎好像应该也许是看见了。“啊呀,美丽动人的含之姐姐怎么可能是猪肛裂呢,那是李若巍这个小婊子的别称啊,这是他自导自演的……啊啊啊啊,别扔我书,李若巍,我最讨厌你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了……啊啊啊啊,别掀我桌子啊,你不是猪刚烈,不是啊,你是猪美烈,猪美烈,别别别,你是猪灿烈,猪灿烈行了吧。”

可能是坐在窗边比较方便的关系,楼巍和月月鸟一下课就开始玩放在柜子里的球。某次楼巍一不小心把球给玩飞了,跑到了月月鸟那里,于是大叫道:“鸟,把我的蛋蛋还给我。”“不还不还就不还。”“大鸟,快点还我蛋蛋,我的蛋蛋啊。”“不还不还就不还。”“大鸟鸟,快点还我蛋蛋,你干嘛抢我蛋蛋。”“不还不还就不还。”“月月鸟,你个智障到底还不还我蛋蛋。”月月鸟似乎是被吓到了,“你要不拿我的蛋蛋吧。”说着指了指他的书包背带上的几个泡泡,“我的蛋蛋原来有三十几个,现在被弄得只剩下十一个了。”他一脸无辜。“妈的林泽鹏你到底还不还我蛋蛋。”“哎呀别生气嘛,我还你,还你蛋蛋,李若巍我发现你这个人真小气。”

又是某节晚自习下课,楼巍拿着我的家校本说要抄作业,结果突然狂笑了起来,我不明所以,“你抽什么疯?”我问道,“噗哈哈哈……你看这个《古诗文阅读精练》,概括起来就是‘阅精’噗哈哈哈……”月月鸟似乎也看到了,于是两人每天的对话大概就是:“楼巍巍,今天有‘阅精’吗?”“没。”“哦,原来是两天一次啊。聚光灯下的男孩就是机智。”我每次在一旁听到这段对话的时候都笑得不省人事。

月月鸟和楼巍似乎还有唱歌的癖好,如果你下课来看,就会发现一只鸟拿着三根电阻丝,不停地拨弄,嘴里还念念有词,一旁的楼巍还在唱着:“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这时候的我只会默默佩服自己,坐在这两只猪旁边到底要多大的勇气。

最后用月月鸟的原话结束这篇文章:“我和楼巍简直就是在给冯骥才写下一本《俗世奇人》做贡献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