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心声【刘子鉴】  

2016-10-17 22:18:15|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8      周六       阴雨         刘子鉴

  

到了初三,作业越来越多,我脸上的黑眼圈就是最好的证明。

上课写作业

要是作业做不完,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上课写作业。别看一天课那么多,能写作业的课却没有几节。首先,体育课总不能写作业吧,要是你边跑步还边写作业,那字写得恐怕自己也看不懂吧!其次,数学课谁敢写作业,王老师动不动就提问,而且专挑上课不认真的同学。要是你胆敢写作业,一经发现,只能后果自负了。然后,语文课,光凭勇哥那张严肃的脸也就够了,况且语文课上还有层出不穷的段子。接着,英语课,我们都蠢乖蠢乖的,怎么会想这节课写作业呢?再然后,文综课,不得不说,这节课很适合写作业,因为童老师通常都会给很长时间让我们看书,而就算讲课,一半时间也是在娱乐,另一半时间讲着我们都听不懂的内容。最后,生化课和物理课,这是最适合写作业的两门课。这两门课的老师都是这个学期新来的,对我们不是很熟悉,甚至有些人的名字都叫不出来。这样的老师上课,趣味性自然就打了折扣。而且这两位老师上课节奏很慢,不知道是他们老了,想不起后面要讲什么,还是为了能让更多同学听懂。他讲课五分钟,如果我只要一分钟就能听懂,那剩下四分钟当然就用来写作业嘛。

至于上课写作业被发现的经历,那叫一个惨!906班乾坤大挪移事件(换位置)之前,我一次都没被发现,因为我的座位比较偏僻。可自从换位置之后,两天之类被发现了三次,一次文综课,一次生化课,一次物理课。从班级的郊区换到中心,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物理课攻防战

其实本来我只是想安静地写会作业,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上物理课时,苏小华老师爱走来走去,随便一走就能走到我座位旁边。当然,他一过来,我就两手往桌上一放,端正地坐着,装出一副上课很认真的样子。他见我这么认真,自然也不好说我什么。他从正面走来也就算了,他还有事没事从背后走来。本来我正全神贯注地写作业,冷不防后面一串脚步声袭来,让我吓出一身冷汗。手上拿着的笔,也顾不得盖上,作业也来不及合上,只能稍微用身体阻挡一下他的视线。等他目光一转,我再急忙开始收拾残局。

有一次,不知是我的隐蔽工作做得太好,还是苏老师懒得管我,我写作业写得手都酸了。于是,我想认真听课。苏老师正在讲题目,而这道题我又会做。既不想听,也不想写作业,怎么办呢?不如就去教旁边认真听课的俞晨彬吧!显然他还不会这道题。由于我实在过于热情,他只好同意听我讲了。苏老师讲到了C选项,我也从C选项开始讲。三言两语,题目我就讲完了,而苏老师还在讲C选项。

或许,讲题目就是这样,好同学嫌慢了,差同学说快了。而好同学合理运用时间来写作业,还得心惊胆战。所以,我觉得按成绩分班是很有必要的,比如鸿雁班。

鸿雁班之数学课

鸿雁班,注定不能写作业,不仅因为讲得快,还因为题目难。

教我们这个班数学的,是蛮王——林卫国老师。这个老师上课,喜欢讲段子,以此来活跃气氛。他上课还喜欢拓展,一道简单题甚至能用到高中知识。

那天,我们做一道简单的二次函数平移的题目,他教我们用高中函数知识来做,还在黑板上写了一串算式,让我们算是不是和原来的答案一样。我猜起码有一半同学没听懂。但不管听没听懂,先拿起笔算了再说。算出来,我惊奇地发现和原来的答案不一样。林老师问我们答案对不对,但全场一片寂静。我怀疑我算错了,再算一遍,答案还是不一样。是我错了,还是老师错了?老师又问了一遍答案对不对,还是没有人说话。我多么渴望有一个声音说“不对”,但是没有。老师再重复了一遍,全班还是寂静得可怕。我本想高喊一声“不对”,但又把这话咽下去了。林老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如果没有人回答,这节课就上不下去了。他的声音开始颤抖“到底对不对?”这时,一个同学说话了:“对!”这一声石破天惊,仿佛让沉睡的班级苏醒了。或许他该标榜自己为“救场英雄”。课得以继续,老师开始讲下一题。讲到一半,突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老师,那个,答案不对!”不得不说,这像极了《皇帝的新装》。那个微弱的声音仿佛结束了黑暗的中世纪,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这时,我也开始附和,教室也开始喧腾起来。真不知那个“救场英雄”有多尴尬。林老师重新审视黑板,稍微一改,说:“这样才对。”而为什么是这样,没有人知道。课接着上下去,我却没心思听,在潜心研究刚才那道题。怎么算,都算不出原来的答案。难道老师改过还是错的?或许吧!

回家后,我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老师把那个符号写错了,而这个符号就是问题的关键。

有句话说得好:“宁可少做一张试卷,也要多搞懂一张试卷。”这句话谁都知道,但谁又真正能让这句话不再只是一句话呢?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