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滴滴

让平凡的生活变得精彩和生动

 
 
 

日志

 
 

心中第一暖男【张舟衡】  

2017-03-28 10:48:04|  分类: 2014级6班班级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1        周四                 张舟衡

                                 心中第一暖男

或许是在因为在前同桌的口中听到了太多的“渣男”(渣男是指自我感觉极好、极度自私、擅长索取、不负责任,以玩弄别人感情为乐的男人),我对暖男的标准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许多。

还记得家长会那天,我的手冷得要命,聪哥跑过来一把捂住了我的手。一股暖气迅速从我手掌传遍全身。接着他用十分欠打的语气,对我挑了挑眉,说:“我是暖男!”身体中的暖气瞬间变成了让我反胃的下水道的沼气所散发的恶臭的味道。首先我是直男!(真的)其次连我都认为自己是渣男,在我眼中还能容得下有暖男的存在吗?于是我马上把他的手甩开,还不忘嘀咕一句:“是手暖的渣男吧。”聪哥的脸立即变成了像黄瓜拍扁了的形状,悻悻地走开了。

改变我的看法的是本周三,就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和基友们打打闹闹地奔回了寝室。依旧是往常的热闹,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电话铃响了,大家放开了正在接受被阉割的陈城同学,期待着接电话的人是自己。只听老曾哥大喊一声“张衡”,我便跑过去接住了话筒。对面传来的是老妈疲惫的声音:“这几天在学校里没有闯祸吧?”我晕,为毛老是想着我闯祸,就不能多想想我做了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吗?我在心里无奈地嘀咕着。“没有,就这样吧,也没什么事。”我没好气地说。她接着说:“哦,那就挂了吧,我太累了,这几天都没睡觉,一直在外婆家。”等等,什么!我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正想说些什么,可又把话咽了回去,因为我一点都不想去确认这原因。

上个月我去了趟外婆家,看见外曾祖母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一动不动,虽说已是秋天,可我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她已经是棉袄加棉鞋了。我凑过去问候了一声,可她依旧安详地坐着,闭着眼睛。我提高了声量又喊了一遍,她这才睁开了眼,应了几声“好,好”,我十分奇怪,外曾祖母不是耳朵一向很灵敏的吗,怎么这次听不清楚了。大概是睡着了吧,我心想。后来从外婆口中得知,外曾祖母上周感冒了。之后我也没怎么注意,可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坐在原来的地方,吃几个饺子,又合上了眼。我开始有些担心,这感冒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我还等着外曾祖母病好了,带我去田里摘冻白菜吃哪!

过了几周老妈在家里打电话给外公,问问外曾祖母的情况,从老妈的表情看,我就猜到了有些不对劲,挂了电话才得知她现在一直躺在床上,饭也吃得很少。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开始害怕起来。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外曾祖父也是在床上结束了他的生命,所以我对这样的状况产生了心里阴影。老妈说她在送我去学校后要去趟外婆家,我叮嘱她让外曾祖母不论如何都要下床走走,年纪大了,如果下半身长期不动就会坏死。

上周我在老妈和舅舅的通话中得知外曾祖母已经开始准备后事了,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时间为什么这么短暂,为什么一个月就要带走她的生命。我憎恨命运的不公,祈祷这一切的一切不要来得太早。上周日,我来学校的路上,老爸买了三十多条烟,要带去外婆家,我不知道这用意,可这让我回想起了我小学时。外曾祖母正在抽烟,她抽的是十几块一包的狮王,我问他外公不是有好多中华吗,她对我说外公不让她抽烟,把烟都藏了起来,而她烟瘾大,就用自己给别人念经的钱买几包烟抽。我灵机一动,想起了老爸上次出国时带了好几条进口的烟,我立刻溜进他车里,找到了几盒。因为不知道软壳的拆法,就胡乱乱撕一气,拿了几根烟塞进外曾祖母的手里。她点了一根,吸了几口,满脸惬意的神情,赞叹道:这烟味道真好啊!我满足地笑了起来,这就成了我和她之间的小秘密。

“你在外婆家?”我的声音开始颤抖,我不想说出心中已经确定的真相,可又耐不住去确认,“太太是不是没了?”“嗯。”电话那头的声音竟如此的遥远迷茫。我慢慢地挂上了电话,低下头,坐回了我的床边,此刻的我心头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心脏被死死地攥住,透不过气来。气窗外的风凛冽地刮着,不觉有些冷。也不知道何时熄的灯,我躺在床上,寝室里的人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样,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把外曾祖母离开了的事告诉了他们。寝室里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张言突然十分严肃地说“张衡,节哀顺变”。我翻了个身,不想搭理他。高老师查完房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我的思绪又飘到了曾经。

心中想着想着泪水就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我蜷缩起来,抽噎着。忽然觉得床边好像坐了个人,被子里伸来了一只熟悉的温暖的手,顺着手臂寻去,竟是聪哥。他抚慰着我:“人总是要走的,我小的时候爷爷走了也是这样度过的。”我抓住他的手感受着他的温暖,我被感动了,在人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能伸出温暖的手的男人,不就是暖男吗?(这足以看出张可言同学有多没用,肯定很难找到女朋友。)

聪,你就是我心中第一暖男!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